中國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

中國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

1992年鄧小平南巡,指揮中國向權貴資本主義的道路前進,當時他最欣賞的,就是“新加坡模式”。在南巡講話中,他公開呼籲國人要學習新加坡。為此,深圳大學還專門成立了“新加坡研究中心”。這個研究中心到底研究出了什麼成果,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後來中國的發展,其實也並未完全按照“新加坡模式”的路徑進行,就已經說明了,中國不可能走新加坡道路。這裡的關鍵是是個原因:

 

首先,李光耀以其個人領導力帶領新加坡人獨立建國,篳路藍縷的艱辛歷程,逐漸積累除了新加坡人對政府的某種程度的信任。在談論到新加坡政府和人民行動黨最可珍貴的財產是什麼的時候,新加坡前總理,現任內閣資政的吳作棟就曾經自豪地說:是人民的信任。在國家和社會都處於轉型期的時候,人民與政府和執政黨之間的信任,當然是社會穩定的必要條件。而中國缺乏的,正是這一點。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發布的2013年《社會心態藍皮書》指出:中國社會出現反向情緒。仇恨,憤怒,怨恨,敵意等負向情緒,與需求不滿足,不信任,社會階層分化有密切關係。同時,中國社會總體信任指標跌破及格線,官民,警民,醫患,民商等社會關係不信任,群體和階層之間也不信任,導致社會衝突增加。顯然,在吳作棟看來是新加坡模式最重要的基礎的“信任”這個要素,中國並不具備。

 

其次,新加坡政府雖然屬於威權,其統治者家族也掌控龐大的國有資產,但是他們願意與人民分享經濟發展的成就,高度重視民生問題,並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有一次我在臺灣中研院的某次會議上,正好有幸與新加坡大學原校長王賡武坐在一起,當時我曾經請教他新加坡威權統治的主要治理手法的問題。王先生除了提到新加坡政府官員的相對清廉之外,特別強調的,就是新加坡的組合屋制度。我們都知道,新加坡獨立的時候,國家擁有大量土地,當時的新加坡政府就決定用這些國有土地來為人民建造住房。其後,新加坡政府建造了大量的規劃良好,質量有保證的“公共組合屋”,然後低價賣給符合條件的民眾,一戶一套。50年來,在一個400萬人口的國家,政府建造了100萬套這樣的組合屋,全新加坡82%的人口都住在這樣的國宅中,居有其所,自然有利於威權統治。

 

中共其實也擁有巨大的國有資源,包括土地,但是大部份土地收入的資源都進入國庫,轉變為國家財政收入,並進而被權貴集團瓜分。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一個政府,你不能利益通吃,既不給人民政治權利,又不跟人民合乎比例地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新加坡道路能夠走得通,就是因為李光耀以其父權心態,確實願意拿出國有資源分給自己的人民。這一點,中共怎麼可能學得來呢?

 

看看徐才厚家裡拉出來的一卡車的黃金,看著那些中共腐敗官員動輒幾十億的貪污數額,看著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誰會相信中國能走新加坡道路呢?除非政府願意把沒收來的巨額貪污財產,用來使得中國貧困人口可以住上廉價的組合屋,否則說什麼要學習新加坡,那就只是笑話。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