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台灣的國家底線原則

國際局勢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有利於自由的台灣,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應該怎麼辦,我提出的建議就是,台灣要立刻、明確地提出來、明確地宣示國家底線原則,台灣的國家底線原則就是怎麼樣?有兩條,第一條就是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台灣前途的權利神聖不可侵犯,第二條就是為了保護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的狀態神聖不可侵犯。向國際社會明確地公布這兩條自由台灣的國家底線來對抗中國共產黨的九二共識。

我一直講,在這個現象世界當中,表述就是存在,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你作為一個自由台灣,你不說出自己的國家底線,你的存在就會被忽視。那麼,說出這個國家底線,會不會是挑釁呢?我想我們剛才說的這兩條底線,整個國際社會都會有,如果連這兩條都沒有,那我們台灣不就等於繳械投降嗎?任何人都可以隨便到台灣來撒野,都可以隨意踐踏台灣的國格,就因為蔡英文政府一直沒有勇氣明確地以這兩條底線作為台灣的國家意志,所以台灣現在才亂象叢生,所以像柯文哲這種極端的政治投機份子才有呼風喚雨的空間,台灣社會的價值觀念才會混亂。台灣人救亡圖存的台灣共識,沒有辦法形成,則當面對中國強權的逼迫時,台灣就不能表現出一個有尊嚴的國家應有的國格,所以這是問題的第一點,就是台灣首先要明確國家底線。

第二,當中共強權用它全部國家能量對台灣進行逼迫的時候,當它把台灣逼到死角的時候,我相信它會逼出一個台灣共和國,台灣共和國的創建如果是以一種被逼迫的正義的方式出現,會得到整個人類社會的同情。

我們需要有一個客觀的評估。首先,動用全部國家能量對台灣進行主權逼迫,這裡頭有一個基本的判斷,就是說共產黨最終不敢以一場全面戰爭的方式來征服台灣,它沒有這個勇氣。為什麼?不是因為它面對的是台灣,它所面對的不僅僅是台灣,它面對的,就像我說的,是一個反制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極其強大的國際聯盟。這種聯盟是一個現實的存在。現在中共跟印度衝突、跟新加坡也衝突、跟越南也衝突、跟日本也衝突,這種國際形勢就給了台灣極大的國際生存空間,關鍵在於你能不能有效地利用。

實際上,相對弱小的國家在強權林立的世界裡能夠生存,有兩個極端的例子,一個極端的例子就是北朝鮮,它透過耍流氓就可以存在,它那麼弱小,2,000多萬人口,它的國力比台灣不知道弱多少倍,它為什麼能讓世界上所有的強權在它面前都像玩偶一樣,被它玩得團團轉,當然我們自由的台灣有我們自己的尊嚴,我們不會有像那個流氓國家的那種作法,但是就是說北朝鮮的國家行為,我們可以得到一些啟示,就是一個弱小、相對弱小的國家並不一定不能生存;另外一個例子就是以色列。

以色列自己為什麼300萬人口在一個10億人的、充滿敵意的阿拉伯世界下能夠以一個強國的姿態呈現?以色列的強大,首先是它國家意志的強大,然後才是它國力的強大。台灣現在根本不存在國力弱小的問題,現在關鍵就是蔡英文政府沒有及時提出國家底線原則來反制一國兩制、反制中共的謀台戰略。所以有明確的國家意志,台灣的全部國家能量就更能夠凝聚成一個強而有力、反制中共的國家力量。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以守為攻的國家戰略

國家的底線原則,是以守為攻。現在台灣是相對弱小的一方,應該採取的戰略是以守為攻。以守為攻,它聚集的能量反而比直接的出拳可能更有效,這是一方面;另外對於全面的逼迫,必須採取堅定不移的措施加以反制,必須堅定不移,必須表現出,為了保衛台灣的自由和民主,不惜一戰的這種意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機只要敢侵入台灣的領空,就必須立即擊落,沒有任何的猶豫,也沒有任何退讓的餘地,如果它侵入你的領空,你退讓了,這種事情發生多了,共產黨將不戰而勝,台灣的國家意志、台灣民眾抵抗的意志將迅速崩潰,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在總體的、思想的、國家意志的戰略上採取以守為攻的方式。

但是這個以守為攻的同時,也有它的底線。底線就是中共只要越過了底線,就必須果斷地反制,什麼是底線,具體地講,比如說它侵入了領空就是底線,它侵犯了台灣的底線,所以當我們提出台灣國家意志上的底線原則的時候,實際上中共要試探的,全世界要看的也是,你這個底線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你到底有沒有堅定不移的意志來維護這個底線,如果你沒有、你的底線是假的,那它就任意踐踏你的底線,透過踐踏你的底線來凌辱你,最後征服你。所以如果中共踏過了底線,台灣政府還不敢反制的話,這就是個賣台的政府。

表現堅定的國家意志

中共的內部,現在是危機四伏,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我的判斷,習近平王岐山聯盟會取得一個勝利,習近平會以小毛澤東的方式加冕,但是隨即習王聯盟就會破裂,這是我對他們兩個人政治關係的基本判斷。因為王岐山被郭文貴重創,他的形象已經就是一個衣冠禽獸的形象,現在在十九大之前習王聯盟是不能破裂的,因為現在拋棄王岐山等於習近平拋棄自己,但是他獲得小毛澤東的權力地位之後,他就不再需要王岐山,那時候習王聯盟就會破裂,而且王岐山這個人的重要遠大於習近平,所以他們兩個人的這場對決將比無產階級中國文化大革命更深刻地對共產黨的統治造成政治危機,中國內部的反抗力,包括維吾爾人、藏人、蒙古人、香港的反抗力道一定會趁勢而起,整個東亞大陸要進入一個政治大風暴的時期,這是很快就可以看到的。

所以在面對這樣的情況,台灣、自由的台灣為人類的自由世界唯一需要做的貢獻,就是一定要保住自己事實獨立的主權,不要被中共強權所征服。對於台灣的安全來說,我是這麼想,共產黨只敢小打,不敢大打,因為它整個軍隊是比清朝更腐爛的軍隊,它沒有能力進行全面戰爭,短期的戰爭有可能,全面戰爭不可能,而且即使進行了有一場戰爭,中共要把這場戰爭強加到台灣、自由台灣的頭上,那也是狹路相逢,你避無可避,到那種情況下,我相信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至少像這次第四届西藏獨立理念者大會開會,我們和藏人、蒙古人等民族交流,我一直提到,如果中共想要征服、用戰爭的方式征服自由的台灣,我們組織一個保衛自由台灣的國際志願軍,你們怎麼看?很多的朋友都認為他們一定會堅決地支持自由的台灣、保衛自己的這場政治運動,所以從這個角度想,我覺得不是你害怕、不是你恐懼就可以避免的,就是面對來自中共的這種不可避免的逼迫,台灣只有一個生路,就是表現出堅定的國家意志,而且越堅定、台灣越安全,這些就是我想表達。

(2017年8月22日下午於法國聖旺洛莫訥(Saint-Ouen-L'Aumône)卡拉維拉斯巴爾拉丁斯聖旺洛莫訥酒店(Hôtel balladins St-Ouen-L'Aumône/Caravelles)訪問,國立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工學碩士鄭宇軒整理初稿,2017年10月15日5時3刻定稿於台北晴園。)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fc1b3472-e26a-43b3-abd6-06a09aaa2d58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