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外婆還是狼

狼外婆還是狼

這些年我在臺灣教書和演講,基本的主題,就是“如何認識中國”。這是一個需要再三探討的問題,因為中國確實太大,國情特殊而複雜,如果沒有一些正確的認識方法作為前提,是很難準確判斷中國的發展變化的。對於前來臺灣的中國學生,以及對中共抱有期待和友善態度的人來說,他們心中一定會對體制的批判者抱有這樣一個疑問:難道,中國一切都很糟嗎?共產黨一無是處嗎?

 

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他們問得有道理。中國的現狀並不是一切都很糟糕,中共的一些政策不僅是有效的,而且甚至是進步的,這一點我當然承認。我來舉一個例子:北京市交通警擦大隊,要求交警在執行檢查酒駕的任務的時候,必須佩戴執法記錄儀,全程記錄執法過程,一旦有執法糾紛可以作為依據。值得肯定的是,該大隊還專門規定,如果警員沒有佩戴執法記錄儀,一旦出現群眾投訴現象,則一律認為是對方說的正確。坦率講,這樣的規定,在平衡警方執法權利和人民的權利保障這一點上,是相當具備人權觀念的做法,政策的出發點是站在保護人民,限制警察權力的立場上的。我看了這個規定,都有點吃驚:這,跟我們平常認知中的那個警方過當執法,國家權力橫行無阻的中國政治現狀,不是有很大的衝突嗎?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中國?

套用一句柯文哲的口頭禪───我想這個事情是這樣的:

 

 首先,我們本來就不應當有一種認知,覺得中共製定的一切政策都是錯誤的,他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邪惡的;不管他們的動機是什麼,要在這些年來中國的發展中找出進步的因素,是並不太困難的。這就是當我們批判中共的時候,有些中國的學生不服氣的原因。但是,這些學生沒有想很多的,是其次。

 

其次,我們在承認中共有很多政策是理性的,進步的,甚至是符合人權保障的同時,我們也絕對不能否認另一點,那就是,中共也有很多政策是非理性的,是反動的,是嚴重侵犯人權的,對互聯網的管理,對報紙言論的管制就是典型的例子。那麼,面對這樣的一個中共,它既有在不斷進步的一面,也有不斷倒退的一面,我們要如何去做一個整體的判斷呢?關鍵在於第三。

 

第三,正確認識中國和中共,應當做的,是整體的評估,而不是執著在某一個具體的政策和做法的評價上。儘管我們隨便就可以找出一大堆中國在政府管治上已經採取的進步措施,但是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就其執政和制度的主體部分和基本規則來說,無論是軍隊接受黨的領導,還是完全沒有真正的選舉,無論是言論的管治,還是司法無法獨立,這些不僅是無法否認的存在,而且是更加本質的部分。這些本質的部分,才是我們用來評判中共統治的性質的根本標準。而那些零七碎八的現象,都無法掩飾這個本質,那就是:不管中共表面上做了哪些改革和進步,但是,它一黨專制的極權政權主義本質才是最重要的。這個不變,對它的批判就沒有理由改變。

 

這就像是狼外婆的故事:一隻狼,哪怕看上去長得慈祥如同外婆,有的時候也確實像外婆一樣慈祥,但是,它還是一隻狼。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