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是可能改變中國的人?

哪些是可能改變中國的人?

2014年年底開始,中國河南省新鄉市紅旗區小店鎮北街村的村委會進行改選,爭取連任的村委會主任陳紀恩獲得絕對多數票,但是卻被上級政府宣布當選無效。這反映出鄉村民主選舉這個長期以來欺世盜名的所謂“民主實驗“,其實完全是是“假民主”:農民可以選舉,但是選舉的結果要當局批准。多年來,很多西方中國問題專家,對於中國的鄉村選舉予以肯定,以為這是中國民主進步的開始,殊不知根本就是被表象所欺騙。

 

不過,鄉村選舉不是本文的重點。我要講的故事是:為甚麼村民擁護的的陳紀恩,卻不被當局所容?陳紀恩到底是什麼人?做了什麼事?

 

事實上,陳紀恩高票當選,卻被宣布當選無效,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陳是一個帶領村民積極進行維權活動的地方精英人物,而他的罪名就是兩個字:維權。

 

2006年,河南省一天內下發七份“鄉鎮建設用地批復文件”,決定將小店鎮4000多畝農田以“鄉鎮建設用地”的名義予以徵收,其中就包括北街村的1536畝耕地。整個小店鎮爆發了幾萬人參加的維權行動,陳紀恩就是帶頭的。2008年,陳紀恩當選北街村村委會主任之後,發起了“復耕”運動,帶領村民在劃為建設用地的農地上重新種植莊稼。村民與政府之間進行了長期的抗爭,陳紀恩成為核心領導。2011年村委會換屆選舉,有效票1280張,他獲得1112張,其在當地的威望可見一斑,但是也因此而被地方政府視為眼中釘。

 

2014年5月30日,地方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陳紀恩有期徒刑一年零一個月。陳紀恩並未屈服,上訴到新鄉市中級法院。結果中級法院以事實不清為由,撤銷一審判決,將案件發回重審。而這時,73歲的陳紀恩已經在看守所裡待了一年零一個月。恢復自由那天,幾百名北街村的村民舉著橫幅和彩旗,在看守所前迎接老村長,橫幅上寫著“老村長您辛苦了”,“討回公道,還我土地”等。陳紀恩走出看守所的大門那一瞬間,鞭炮大作,村民們給他胸前佩戴上大紅花,陳紀恩老淚縱橫。一直到現在,陳紀恩的村委會主任的資格還未被上級政府批准,辦公室鑰匙都不給他。但是他在村委會大院裡搭起帳篷召集村民會議,已經開始辦公。在競選聲明中他說過:“我一定積極爭取北京高等院校專家學者,新聞媒體的支持,為全村村民爭取利益,為全村村民謀利益,力爭儘快解決土地正義。” 這就是一個普通村幹部陳紀恩的故事,而在我看來,未來可能改變中國的,就是這樣的人。為甚麼這麼說呢?

 

陳紀恩是中國典型的基層地方精英人物。在中共奪取政權,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之後,作為農村社會結構中樞力量的鄉紳階層被徹底清除,地方精英人物或者被收納進體制,或者被體制從肉體上消滅,這樣,中共的極權體制才得以穩固其在廣大的鄉村地區的統治。但是現在國家與鄉村的矛盾因為徵地建設的問題日趨嚴重,而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遷,在基層農村中培養出了新一代精英人物,陳紀恩就是代表。幾年前廣東烏坎事件中帶領村民舉行民主自治選舉的老村長林祖巒也是這樣的人物。這批地方精英人物以維護家園的利益為核心,因為他們的在地性,也很難被當局收買,因此成為事實上的地方領導集團,他們在國家與社會的博弈中必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中國古代皇朝時期歷次農民起義,帶頭的就多是這類人物。

 

隨著習近平政府所謂新的“城市化”的進一步發展,國家與農民就土地徵收問題發生的糾紛會層出不窮,而陳紀恩這樣的地方精英所起的作用,很可能成為迫使中國轉型的重要因素。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