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政治發展里程碑

台灣民主政治發展里程碑

1990年三月學生運動後,台灣走向民主轉型與憲政改造的關鍵年代。有關憲政改造的主張,一直存在著兩條路線之爭:一為民主進步黨所主張的制憲,一為中國國民黨所主張的修憲。1990年3月,為積極參與李登輝總統所將召開的國是會議,民進黨成立憲政研究小組,經過三個月的努力,憲政研究小組於6月提出《民主大憲章》,明確主張「總統由轄區國民直接選舉產生」,並成為民進黨「提出於國是會議之現階段憲政主張」。

同年6月底舉行的國是會議,《民主大憲章》有關總統直選的主張,進一步成為在野聯盟的共同主張,並成為在野人士參與國是會議的立場底線,終於促使國是會議達成「總統應由全體公民選舉產生」的共識。

國是會議之後,國民黨召開修憲策劃小組研議修憲,對於如何落實國是會議關於總統民選的共識,黨內出現應由公民「直接選舉」抑或「公民委任國民大會代表選舉」的爭論,1992年第十三屆第三次中央委員全體會議上未能達成決議。國民黨在體察民意和歷經黨內主流意見的變化後,最後接受在野黨關於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的主張,而於1994年完成第三次修憲。將總統、副總統由國民大會選舉產生的方式,改為「由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全體人民直接選舉之」。這是台灣終止動員戡亂以後,對於政治發展影響最為深遠的一項修憲,兩年後,台灣依此舉行第一次總統直接選舉,李登輝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民選總統。這也是動員戡亂時期遺留下來最後一個完成民選的公職人員。

第一次總統大選於1996年3月23日舉行,候選人主要為李登輝、彭明敏、林洋港和陳履安,這次選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導彈威脅下進行,李登輝在國民危機意識的凝聚下,以581萬多票,得票率54.01%當選。四組候選人除陳履安外,其他3人年齡都在70歲以上,且多文質彬彬,選戰過程各方皆保持君子風度,對於總統直選實具有正面意義。

第二次總統大選於2000年3月18日舉行,主要競爭者有三組──陳水扁、連戰、宋楚瑜。相對於第一次的總統候選人,三位候選人年齡都較年輕,加上泛藍分裂,選情愈趨緊張,結果在選戰過程中爆發了國民黨揭批宋楚瑜侵占黨產的「興票案」。「興票案」牽動選情,直接影響及選舉的結果,使代表民進黨的陳水扁後來居上而當選,得票數497萬多票,得票率39.3%,宋楚瑜得票數466萬多票,得票率36.8%,實現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執政。「興票案」的幽靈乃一直籠罩在其後每一次總統大選中。

第三次總統大選於2004年3月20日舉行,為藍綠之戰,為民進黨的陳水扁、呂秀蓮與國親聯盟的連戰、宋楚瑜之戰。兩組競爭激烈,投票日前夕,爆發了「三一九」槍擊案,激起綠營潛在選民的投票意願,直接影響及選舉結果,陳呂得票數647萬多票,得票率50.11%,連宋得票數644萬多票,得票率49.89%。「三一九」槍擊案的幽靈,也如同「興票案」的幽靈一樣,一直籠罩在其後每一次總統大選候選人及其幕僚的腦海之中。

第四次總統大選於2008年3月22日舉行,由國民黨馬英九與民進黨謝長廷競爭。選舉過程平和,不過此次大選卻出現本土政權保衛戰的競選操作,衍生出「新三合一」論述──支持泛藍就是支持中國,支持中國就是賣台;但代表國民黨的馬英九卻以空前高的7,659,014得票數與58.44%得票率當選,否決不合時宜的「新三合一論」。此正如隨民主化的發展,台灣已將戒嚴體制下的「舊三合一論」(黨外是台獨的外圍,台獨是共匪的外圍,所以黨外是共匪外圍的外圍)淘汰在歷史洪流之中。

2012年1月14日舉行的第五次總統大選,由馬英九、蔡英文、宋楚瑜三組競選,選舉結果馬英九獲得連任,得票數689萬多票,得票率51.6%。在選舉過程上,三方對於所謂的選舉拗步不免互有指責,不過這些批評大多屬於技術層面;像「興票案」、「三一九」槍擊案、「新三合一」論述這樣重大性質的案件,在本次總統大選中都未重現。

在2012的總統大選中,特別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國因素」。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以後,全面開放兩岸直接通郵、通商與通航,簽署包括《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在內的23項協議和兩岸共識聲明,兩岸出現60年來前所未有的大和局,在本次總統大選的最後階段,「九二共識」竟成為熱門議題,這是五次總統大選以來前所未有的新變化,也使「中國因素」,特別是其中涉及台灣經濟發展的兩岸經濟因素,成為影響台灣總統大選新的重要因素。

2016年1月16日第六次總統大選,與前5次總統選舉過程比較而言,是在最少激情又最為平順的氣氛下,選出我國第一位女性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並完成我國憲政史上第三次政黨輪替。對民進黨而言,2016的大選是空前勝利。蔡英文得票數689萬,得票率56.12%,且在立法院又享有穩定的過半數(68席),取得完全執政,這是成立近30年的民進黨前所未有的豐收。

20多年來,總統直選的制度發展與競爭過程,成為台灣民主化的最大制度動力,更對《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政架構和運作產生重大衝擊。總統選舉是台灣執政權的重要決戰,日益成為國家公共議題的集體審議時刻,甚至帶有政治節慶的氣氛。台灣人民、朝野政黨,乃至於周邊國家,莫不重視台灣總統選舉結果對台灣國家發展和區域關係的影響。現在,終於到了我們可以平心靜氣、全面而深入地檢視總統直選對於民主台灣功過得失的時候。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