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島流亡:勇敢西藏人在台灣的故事

海島流亡:勇敢西藏人在台灣的故事

依據蒙藏委員會截至2016年12月的統計,在台灣的西藏僑民約有648人,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有511人。這些西藏僑民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最熟悉華人社會和文化的一群人。他們為什麼來到台灣,他們的離散和流亡經驗,他們的團結,深深值得我們台灣人的學習與反省。

辛亥革命後,大清帝國統治下的各個民族和省分紛紛宣告獨立,宣統皇帝愛新覺羅.溥儀頒發退位詔書,將統治權公諸全國,定為共和立憲國體,內閣總理大臣袁世凱為中華民國臨時參議院選舉為第二任臨時大總統,大清帝國主權由中華民國繼受。

西藏甘丹頗章王朝法王達賴喇嘛第十三世圖登嘉措於1913年2月頒布《西藏全體僧俗大眾今後取捨條例》(聖地佛諭),宣布西藏獨立建國,次年在中華民國征藏總司令尹昌衡大軍壓境下,被迫取消獨立,但中華民國因內亂不止,而後又有對日抗戰,無力管治西藏,使西藏得以繼續維持遺世而獨立的自治狀態。

抗戰勝利後,中華民國制憲,西藏政府慰問同盟國代表團到訪,受邀至制憲國民大會觀禮,被列為制憲國大代表。國民政府主席兼中國國民黨總裁蔣中正於會中堅持刪除憲法草案中的民族區域自治條款,但於西藏自治制度,仍於《中華民國憲法》第120條規定明文保障。隔年西藏政府代表再又受邀出席第一屆國大觀察總統選舉。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播遷台北,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第七世章嘉呼圖克圖羅森班殿丹畢蓉梅為首的西藏喇嘛、政府官員和民意代表撤退來台,這應是最早移民台灣的西藏人。1959年3月西藏抗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率領西藏噶廈政府流亡印度,蔣中正總統發表〈告西藏同胞書〉表達支持。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二組黨工在印度策動噶倫索康.旺清格勒宇妥.扎西頓珠投奔台北設立西藏噶倫辦公室,這是海外流亡藏人移民台灣的第一個高潮。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更於1980年設立西藏兒童之家照應西藏孤兒來台。蒙藏委員會藏事處處長娥舟文茂即為1968年來台的西藏難童。惟台北西藏噶倫辦公室之設立,為西藏流亡政府認定為叛變,導致台藏關係全面惡化。

1982年元月香巴噶舉派卡盧仁波切來台弘法,掀起1980年代藏傳佛教的熱潮,這一階段台灣正值解除戒嚴前後新興社會運動的高峰,人心浮動焦躁,社會對於海外流亡藏傳佛教高僧來台傳法十分歡迎,連同也接納了許多一般遊方喇嘛,也由此台灣社會對於流亡西藏社會普遍感到好奇。《聯合報》首先對流亡西藏進行調查報導,1989年達賴喇嘛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更令震驚於六四鎮壓的台灣社會對流亡西藏充滿同情。李登輝總統乃於1990年遴選四水六嶺組織覺安慈仁擔任立法委員,儘管該組織不服西藏流亡政府之領導。

Dalailama1_20121014_4639


Photo Credit: *christopher* @ CC BY 2.0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1991年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出任首席噶倫,他在南京國立政治大學就學期間,曾經住在蔣中正官邸,與中華民國素有淵源,有意拓展與台灣關係;民主化後的中華民國政府,在李登輝總統的主政下,也對恢復台藏關係具有高度意願,最終促成達賴喇嘛於1997年訪問台灣,西藏流亡政府並在台灣設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作為代表機構。達賴喇嘛訪台之行則成就了嘉樂頓珠公子凱度頓珠和隨行採訪的《自立早報》記者周美里的一段姻緣。

追隨著達賴喇嘛在台灣走訪各處的電視轉播鏡頭,流亡藏人社會全面地見識到台灣的友善和繁榮。一方面西藏流亡政府考慮到中文人才培養的需要,另一方面,台灣也提供了流亡藏人在印度以外庇護空間的選擇,於是,以普通百姓為主的第二個藏人移民高潮到來。

隨著台灣人前往印度達蘭薩拉學佛和志工服務人數的與日俱增,台藏間婚配的個案也就越來越多。2001年達賴喇嘛二度訪台,鼓勵了藏僑組織台北市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於2004年的成立,首任理事長為仁增沙令。再四年,第一個台灣援藏團體台灣圖博之友會立案,由周美里出任會長。

由於印度並不輕易給予流亡藏人以公民身分,流亡藏人多數淪為無國籍難民。但在台灣法律中,流亡藏人仍為中國大陸地區人民,依《入出國及移民法》之規定,流亡藏人入境須比照中國大陸地區人民辦理,而必須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分證或護照始得申請入境。對流亡藏人難民而言,這分明是一種強人所難的規定。

AP_120713129456

這便迫使許多流亡藏人不得不持印度或尼泊爾之假護照入境,而等到居留期限期滿,因假護照不為印度或尼泊爾承認,無法遣返,而在台灣成為非法居留,生活權利無法獲得保障。此一問題迭經《入出國及移民法》數度修法大赦而給予身分,但根本的難民入境方式問題並未解決。我即曾公開主張制定「台灣西藏關係條例」,將流亡藏人從中國大陸地區人民劃出而特設其來台程序。

1997年後的西藏移民,部分將台灣視為移民歐美的中繼站,因為流亡藏人以往視台灣人為黑漢人,和中國大陸的紅漢人都是漢人,漢文化的環境容易觸動他們的國仇家恨。但越來越多的藏人則願意認同台灣是他們的第三個故鄉,是他們爭取西藏自由、未來回家的人生事業基地。

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每年3月均在台北主辦紀念西藏抗暴遊行,獲得台灣公民社會的熱烈響應,每年秋天主辦的西藏國際問題研討會,廣邀西藏、台灣和各國專家學者與會,使台灣社會更加認識西藏問題。

2011年,為響應2008年流亡藏人特別大會維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實現名副其實的西藏民族區域自治的中間道路政策的決議,以及2009年達賴喇嘛在日內瓦關於漢藏民族對話合作的呼籲,由在台藏人和台灣人共組的台灣漢藏友好協會成立,選出孫治本擔任會長。

2016年民主進步黨二度執政,在台西藏人福利協會會長扎西慈仁發起成立西藏台灣人權連線並擔任主席,立法院則亦成立台灣西藏連線,由時代力量黨籍立法委員林昶佐擔任會長。這代表台灣民間的援藏工作,已經由單一團體拓展為多個社會團體聯盟的型態,國會連線則更能及時反映與保障在台藏人的需要。

而西藏亡國和流亡海外的故事,則通過在台藏人的不斷努力,在在提醒著台灣人要為自己的自由奮鬥,而其方法,除了要深化台灣的憲政民主,也要聯合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壓迫的人民和民族、以及民主國家與國際民間社會,共同抵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霸權擴張和人權侵害。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本文原刊於: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9230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