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二十年的司法祭禮

香港回歸二十年的司法祭禮

今年是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周年,就在中港政商冠蓋雲集、杯觥交錯,高唱〈義勇軍進行曲〉大肆慶祝之後不久,連續兩件以香港青年世代和公民社會為對象的政治判決,反東北發展案和衝擊公民廣場案,發出了巨大的異議之聲,原本理當普天同慶的國家慶典,竟以香港不世出的傑出優秀青年為活牲,以香港的未來命運為獻祭,不禁令人感到天地同悲。



昔日冷戰時期,香港曾以法治著稱於東亞,英國的殖民統治幫助中國人,找到一個接近中國大陸而卻可以自由生活的地方,但香港法制的本質,終究還是殖民統治,所以挑戰英國香港總督府權威的公共行動,會遭到嚴厲的司法鎮壓,當中最重要的法律依據就是《香港公安條例》。一九八五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決定香港以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方式回歸中國,而以港人治港精神保留高度自治權。為了終結殖民統治,還政於香港人民,英國殖民當局開始推動香港憲制改革,一九九一年通過《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依照《國際人權憲章》全面檢討包括《香港公安條例》在內的香港法律,一九九二年末代港督彭定康也推動過渡主權移交前後的末屆立法局議員增加普選議席和設立準普選的功能組別議席,結果落實香港人權法治和民主憲政的立法,引起中國的強烈反對,要求香港回復到改革前狀態。



中國為什麼要求停止改革恢復原狀?說穿了,就是要取代英國的殖民地位,所以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後,中國便號令臨時立法會恢復舊制,這就是香港當前的法律狀態。英國殖民改變為中國殖民,對於香港法制的影響,在回歸二十年讓我們見識到了。



中國可以不計手段,為了得到想要的司法判決結果,而任意曲解法律。比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雙普選的解釋,搞出複雜的決定程序,最後形同剝奪了香港人民自己決定的權利;對《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解釋,使立法會議員的思想與良心受到審查,而可以宣誓不真誠為由,無視香港人民選舉的結果,逕自剝奪議員資格;又如最近兩件涉及非法集會的判決,不滿初審判處被告社會服務,由港府律政司刻意上訴,目的則是要判被告即時入監服刑,以便對社會反對勢力殺雞儆猴。



香港法院只能依法審判,沒有違憲審查權,這就給了北京操縱法律的空間,簡而言之,不追究法律的內容是否具有正當性,一旦出現侵犯人權的實證法律,法律就會變成統治者鎮壓人民的工具。



人民是國家的最高意志,基於憲政主義的人民意志才是法律秩序最終的決定者,臺灣民主化後的憲法秩序,表現的正是實質法治國的精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基本原則,架空了人民主權,讓人代會無法基於憲政主義擔負起維護人權的責任,進而壓制人權,這就是香港法制崩壞、司法淪為政治工具的根本原因。



曾建元(新臺灣國策智庫兩岸關係組召集人)

 

本文原刊於:

http://news.rti.org.tw/news/taiwan/?recordId=871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