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共十九大可能的變化 看兩岸關係發展趨勢

從中共十九大可能的變化 看兩岸關係發展趨勢

兩岸關係從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總統上任後,即不斷急速冷凍。當時,蔡英文發表完總統就職演說,而於當中提出以維持現狀和《中華民國憲法》與《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為指導原則的兩岸政策論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重要對臺政策幕僚,如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所長周志懷、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院長劉國深等,都對蔡英文表示肯定,而令人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與時俱進和兩岸關係的正常化發展充滿信心,豈料,不出幾小時後,形勢急轉直下。



    對岸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發表聲明,定位蔡英文演說是「一份沒有完成的答卷」,表示「在兩岸關係性質這一根本問題上採取模糊態度,沒有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和認同其核心意涵,沒有提出確保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具體辦法」,並指出「國臺辦與臺灣陸委會的聯繫溝通機制,和海協會與臺灣海基會的協商談判機制,均建立在『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只有確認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基礎,兩岸制度化交往才能得以延續」。次日,國臺辦和海峽兩岸交流協會進一步表態,聲明只有確認堅持「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共同政治基礎,國臺辦和臺灣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海協會和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的聯繫溝通機制,才能得以延續。在此之後,兩岸半官方關係聯繫溝通機制全面中斷,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內型塑觀望兩岸關係的民意,恢復在國際社會上對臺灣的圍堵打壓,中國人民解放軍航空母艦遼寧號和空軍戰鬥機群甚至繞臺巡航,對我國進行示威和對我國國防進行摸底。



    2016年五二零兩岸關係戲劇性的陡降,絕對和習近平與中國共產黨對臺工作領導小組決策有關,國臺辦熟悉臺灣民情,主任張志軍曾經與前行政院長謝長廷為民主進步黨和共產黨的黨際對話鋪墊歷史條件而有所往來,國臺辦對於民主進步黨會以《中華民國憲法》來間接回應一個中國的立場絕對早有所悉,如非有重大理由,不可能甘冒大不諱,讓兩岸關係倒退,證明自身的長期經營和政治判斷毫無所獲。所以幾乎可以認定,在國臺辦之上,絕對存在一個更高和更強悍的決策意志,而這一最高權力意志,也只有習近平居於對臺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地位而敢力排眾議、拍板定案,直言之,習近平刻意選擇了兩岸關係作為他探測自己領導地位的試劑,這就像他決定在新加坡與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在可以不談一個中國原則的情況下進行會面一樣,所要展現的是乾綱獨斷的姿態。而吳敦義當選國民黨主席之後,習近平致贈的大禮竟是《新華社新聞信息報導中的禁用語和慎用詞(2016年7月修訂)》,禁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媒體使用「一中各表」,使吳敦義與重申國民黨對於九二共識的主張,失去了以各表之方式保留中華民國的空間,此也就意謂著九二共識等於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概念的偷渡中換成消滅中華民國的事實,也讓國民黨和共產黨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要維持友好關係而變得極為尷尬。這也是非常不合乎兩岸關係正常發展方向的霸道做法。



    習近平在兩岸關係當中要表達甚麼樣的訊息?他憑甚麼條件可以如此恣意妄為?這就涉及中共黨政高層權力結構的變化。2014年,習近平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將政治局常務委員和國家安全相關部委納入其中,自任國安委主席,而在經過《國家安全法》的立法追認後,使自己一舉超越了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寡頭集體領導權力結構。此後,習近平意欲架空政治局常委會乃至於現行黨國體制的傳聞就不斷傳出,甚至說他有意在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後出任新設置的總統一職,打破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任期,結合國安委主席的權力,繼續掌握政權。



    習近平當年之所以能在十七大脫穎而出,反映了太子黨紅二代這一群體對於共產黨亡黨亡國的深刻憂懼,因此對於不具有革命感情的技術官僚的黨國忠誠度沒有信心,所以為了挽救自己的命運,最終決定支持習近平而背叛了原來胡錦濤屬意、欽定的李克強。太子黨群體對於技術官僚攀附寅緣掠奪黨國利益的情形是相當不滿的,其深層心理未必是基於對於廉潔此一價值的堅持,而是基於紅五類工農兵子弟的出身論,認為別人不配共享這些黨國權貴專屬的特權。習近平重用王岐山主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監察部替他反腐肅貪,目的就是為了剷除黨中央當權派眼中公認的害群之馬,包括牽制政治上的異己,而不是要為這個國家建立可長可久的廉政制度,因此司法獨立就成為紅線,司法仍必須由黨來領導。



  在以上的背景下,十九大就成了習近平鞏固既有局面和邁向另一階段權力高峰的重要戰場,習近平核心如果位列十九屆政治局常委人數較多,則兩岸關係的不確定性受習近平的影響會較高,不確定性也更高,反之,則集體決策的色彩會比較強,政策路線也就會比較具有穩定性和可預測性。不過,十九大前的中南海政局風雲詭譎,習王的打貪,搞到一批政商集團狗急跳牆而反彈,最近與前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關係密切的流亡美國富商郭文貴,在美國《美國之音》和《明鏡新聞網》推出視頻節目爆料揭發習近平與王岐山家族的腐敗情事,郭文貴舉證歷歷,而深深震動了中南海,其中尤以習近平最為倚重,甚至有意為其打破「七上八下」政治慣例,在十九大後留任年將逾八十的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受傷最深,其弄權、貪污和好色的程度駭人聽聞。王岐山要做中華人民共和國黨政官場的防腐劑,己身不正何以正人。郭文貴的爆料,有如核爆,打亂了十九大的政治布局。日本《朝日新聞》和《讀賣新聞》近日先後報導王岐山無法在十九大後留任政治局常委,這一消息雖難能證實,但至少顯示習近平力保王岐山的企圖受到挑戰,一旦習近平喪失王岐山這一股肱,江澤民、胡錦濤的殘餘勢力勢必復仇反撲,而且也將出手阻止習近平違反《中國共產黨章程》的擴權作為。十九大前夕的當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進入高層權力結構的盤整期,而且會延續到十九大之後的秋後算帳。



    在這一情況下,兩岸關係的發展,可能會是比較保守而穩定的,因為臺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優先政治議題,他們內部的權力鬥爭更受關注,但也因為權力彼此的牽制拉扯之故,兩岸關係會沿著十九大前形成的格局,以新的現狀維持著而繼續緩步前進,換言之,應當正在起草中的十九大政治報告,將會對十九大後的兩岸關係發生長期的路徑依賴效果。目前全國臺灣研究會會長戴秉國、中國社科院臺研所長楊明杰,包括國臺辦主任張志軍,都是國際關係和外交方面的出身,顯示出習近平清楚地知道,兩岸關係鑲嵌在國際關係中,透過大國外交來穩定兩岸關係格局,是比較務實的做法,如此也就不必理會民進黨政府,跟著起舞。



    本文則大膽判斷,兩岸的政治僵局將會持續下去,因為臺灣朝野都不會接受不能各表一中的九二共識,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無心於改變其立場而調整到接受中華民國,所以兩會對話機制短期不會恢復,甚至國共經貿文化論壇也有可能暫停。然而,在非關主權或政治的領域,隨著中國大陸中產階級的逐漸壯大,公民社會的初生,兩岸的社會文化交流可能會因具有內在需求之動力而更為頻繁,而這則會更多地透過地方交流的形式,對岸也樂於在地方層次開展對臺關係,換言之,只要在國家層次管理好防獨的風險,中國大陸各省市的競相發展,就會對形成以地方政府和民間社會網絡包圍臺灣的促統趨勢,中央也就不必在臺灣事務上耗損太多的精力,而可分撥力量在實現強國夢的內部建設和政策規劃。臺灣如果不願在事實上被矮化為地方政府,未來則應該站在普世價值和歷史文化的高度,以中國大陸人民為對象展開對話,並且深化與各省的溝通聯繫管道,至少確保一旦中國大陸發生變亂,臺灣還能屹立不搖,甚或發揮槓桿作用,參與文明中國重建的過程。

 

本文原刊於http://www.kpwan.com/news/viewNewsPost.do?id=1494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