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日本客家鍾清漢教授

敬悼日本客家鍾清漢教授

旅居日本的客家教育社會學者鍾清漢教授不幸於今年(2017年)3月3日辭世,享年89歲。我與他有過一面之雅,親炙他的大家風範,今後雖不能再相見,但鍾教授的學術志業,則會如同一盞明燈,指引著我們在亞洲民間文化的交流和臺灣客家文化的發揚上,繼續前進。

鍾清漢教授,1928年9月30日出生於臺灣新竹州苗栗郡公館庄(即今苗栗縣公館鄉)一處農家,五歳喪母,父親常年在外地公家機關服務,家境清寒。臺灣光復之初,考入臺灣省立臺南師範學校,1949年畢業後在彰化縣小學任教6年,再考入臺灣省立師範大學進修,大學畢業前曾獲公務員甲種考試及格,因分發地過遠而放棄不就,在苗栗和臺中的中學任教3年。適逢友人自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返國,激發了鍾清漢的鴻鵠之志,鍾清漢乃發憤於1962年4月考取教育部公費留學考試,先進日本早稻田大學教育學部插班兩年,獲得學士學位後,進入國立東京大學大學院教育研究科深造,専修教育社會學,兩年碩士畢業,並與音樂青年學者小野寺照子結縭,婚禮在東京大飯店舉行,駐日本大使陳之邁和職業棒球選手王貞治皆受邀觀禮,是當年僑界大事。

鍾清漢而後繼續在東大攻讀博士,終於在1974年2月,以論文《教育與經濟發展:臺灣的人力資源開發》(台湾における教育的経済発展:人的資源開発に関する研究:1945-1970)獲得日本戰後的第一個教育學博士學位。而這一本博士論文則經增訂改寫為《臺灣的教育與經濟發展》一書,於1985年11月獲得當年度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中山學術著作奬第一等奬。該書於翻譯為中文後,於1989年再得到華僑聯合救國總會之華文著作獎。在東大期間,鍾清漢就展現出他傑出的社交和領導能力,他先後出任了東大的臺灣師大校友會會長和中華民國留日同學會會長、國家建設研究會日本地區聯誼會首任會長、日本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研究委員等。在此同時,他也在東京立正女子短期大學英文科兼任講師,並在時事通信社工讀,專事翻譯。

鍾清漢完成學業後,先在東京立正女子短期大學專任教職,也在國立筑波大學、國士館大學、早稻田大學等校兼課,後跟隨妻子到明徳短期大學任教並在文化女子大學兼課。獲得博士學位的1974年,鍾清漢在東京神田會館創立了亞洲文化總合研究所,邀請早稻田大學教授尾形裕康擔任所長,次年則創辦《中國總合研究》,是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2年建立邦交後當代中國研究的先驅。1978年,亞洲文化總合研究所創刊《亞洲文化》,鍾清漢則繼尾形裕康後出任所長至終身,而他也在尾形裕康的引薦下到川村學園女子大學任教至退休。他的研究與著作以中國儒家思想和教育社會學為主,著作等身達三十餘種,包括《日本殖民地下臺灣教育史》和自傳《父與子》等。

不過,使鍾清漢真正享譽東瀛的,則是他對日本的亞洲文化與客家研究的學術倡導,他將自身所具有的中國人、臺灣人與客家人條件充分發揮,鼓勵脫亞入歐已久的日本從新回頭重視亞洲事務,關懷並欣賞亞洲的多元文化。鍾清漢認為,亞洲文化主流的儒家思想,倡導王道,重視人倫與人性、仁愛與互助,追求「世界大同、天下為公」的理想,可以和人權與自由思想相融合,他通過亞洲文化總合研究所及其各種出版品,致力於傳播此一理念。在此基礎上,1994年鍾清漢又有國際亞洲文化學會的成立,出版有期刊《亞洲文化研究》和系列叢書。

鍾清漢雖旅居日本,卻時刻心繫臺灣,每年皆回國省親。1993年,東京佛光山寺峻工,鍾清漢和來訪的星雲法師見面,星雲法師面邀鍾清漢回國擔任佛光人文社會學院校長,鍾清漢自謙才德不足,未敢貿然答應,卻對星雲法師的知遇之恩銘感五內。次年3月,鍾清漢組織亞洲文化總合研究所和國際亞洲文化學會成員組成中日文化交流訪華團來臺訪問,拜會有關之文化團體和臺師大等師範體系大學,並與高雄市政府共同主辦「中日文化交流音樂會」。1996年,他特地返國投票,見證臺灣首度總統民選與民主化的完成,此後每逢總統大選,必定返國投票。1999年9月21日臺灣爆發集集大地震,鍾清漢和小野寺照子心憂如焚,於當年12月假東京大飯店擧辦「臺灣大地震慈善音樂會」,將義賣所得交由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轉交災區。2003年3月,鍾清漢75歳屆齡自大學講壇退休,一度計畫回臺長居,桃園縣楊梅鍾姓宗親會提供了490坪的空間擬為他設立鍾氏紀念圖書館,鍾清漢又售出臺中縣大安鄉松雅村名下2,000坪土地,自籌1,000萬新台幣作為營運之基金,而將在日本之10萬冊日文藏書陸續寄回臺灣。

2004年7月,在臺灣客家運動的影響和激勵之下,鍾清漢成立日本國際客家文化協會,出版有期刊《客家與多元文化》,高舉客家與多元文化的觀念。鍾清漢主張從客家與其他族群的互動關係和文化比較來從事客家研究和客家文化的發揚與創新,鍾清漢認為客家人具有營建移民社會的強韌精神,也具有移民社會和睦共處以及協調共生的價值觀,推動多元文化與交流,正是實踐協調共生的好策略。鍾清漢的此一主張,既反映了客家人在臺灣和海外的客觀現實,肯認了客家文化多樣性的實存狀態,更對客家文化的充實和提升提出了具體的策略。

2009年,小野寺照子夫人去世,鍾清漢則為之主編出版了《鍾小野寺照子藝術學博士紀念文集:公元二千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一書送別。

由於時空條件變化,加以年歲日大分身乏術,圖書館經營與管理人才難覓,以致鍾氏紀念圖書館設立的計畫有所遷延,鍾清漢最終決定將所有藏書捐贈給他一度錯身的佛光大學。2013年11月,鍾清漢在日本國際客家文化協會會長邱泱棟(岡村央棟)等人陪同下至高雄佛光山,將畢生收藏圖書捐贈給佛光山,由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代表接受。鍾清漢和小野寺照子並無子嗣,他們將一生晨昏相伴的藏書永留臺灣,表達的乃是飲水思源和落葉歸根的情懷。

我個人和鍾清漢教授的淵源,是跟隨國立臺灣大學客家研究中心創辦人邱榮舉教授所領隊之國立臺灣大學國際客家學術文化參訪團,於2014年8月初前往日本東京出席日本國際客家文化協會與臺大客家中心假明治大學駿河臺校區合辦的「客家與多元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之前鍾清漢教授在臺灣中華東明飯店設宴接待我們。這一年也是日本國際客家文化協會成立的10週年,邱榮舉教授紹志鍾清漢,在明治大學會場上鍾清漢和眾多與會臺日學者面前,誓告將推動成立國際客家與多元文化聯合總會。邱榮舉躊躇滿志,鍾清漢則感動不已。

鍾清漢與深圳大學日本事務所主任王丹(桑原慶舟)再婚,王丹夫人與鍾清漢情義相交,一肩承擔起鍾清漢晚年的對外學術行政聯絡協調事務,現亦投入國際客家與多元文化聯合總會的工作,並為鍾清漢與小野寺照子籌設紀念館。我們在感念鍾清漢教授對於臺日文化交流上的貢獻之餘,也深深祝福王丹夫人此生圓滿,健康平安。

民國106年7月28日九時三刻

臺北晴園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3a3ec18d-2065-4fe1-84c9-c48f3402c294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