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容劉曉波 他卻與天地同在

中國不容劉曉波 他卻與天地同在

1980年代曾經以美學、文學和文化批判在中國大陸文化界引領風騷的劉曉波,2017年7月13日,在歷經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期黑牢的身心折磨後,終於倒下。那本應在宇宙洪荒中激起巨響的傾塌,卻在黨國的全力封鎖消音之下,連妻子劉霞心碎的哭聲都消失了。 



劉曉波在1988年以《審美與人的自由》的論文獲得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那一年,臺灣剛解除戒嚴一年,全面啟動自由化,而更早幾年的時候,鄧小平以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理由,把共產黨總書記胡耀邦罷黜掉。劉曉波以審美激情超越物性的侷限,挑戰共產黨的意識形態。1989年,劉曉波放棄了在美國流亡的機會,來到天安門廣場,承擔起領導學生降低衝突犧牲的責任,6月4日以後,他也未選擇流亡,從此長期進出和生活在監獄裡。



劉曉波被體制隔離,成為官方所畏懼的洪水猛獸。但是網際網路的發展,讓他得以與海外聯繫交往,而能依靠為海外媒體大量寫稿維生。在此期間,他參與創辦了獨立中文筆會,進而擔任了會長,從中國作家協會的版圖中宣告獨立與自由寫作,他的思想和文字魅力在網路的世界中無限延伸。2008年北京舉辦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前夕,在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如當年大韓民國舉辦漢城奧運而借力打開民主化道路的期待下,劉曉波參與了《零八憲章》的起草,挑戰了共產黨既得利益。他不是最主要的執筆者,卻因他的聲望而扛下所有責任,成為黨國重點打擊的對象,而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至死。其後他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是第一個被當局禁錮不能領獎直到生命最後一刻的諾獎得主,典禮上因他而虛位以待的空椅子,從此成為反共的象徵。



劉曉波深深懷念六四之前中國民間社會的道義激情與社會共識,但他從六四的鎮壓中體會到,共產黨會為鞏固政權而不擇手段。殘酷鎮壓異己的同時,尚且縱容貪腐與收買,使自身成為一個政治經濟的利益共同體,而使共產黨在內部出現蔣經國乃不可期待,所以中國民主的希望在於民間的自覺。劉曉波反對暴力與仇恨,他以宗教家的情懷,主張中國人民要自許為公民和自由人投身公共事務,以漸進的社會改變逼迫政權的改變。



劉曉波的卑微要求有可能顛覆中共政權嗎?天曉得。所以他只有以身殉道,用自身的命運提醒世人,如果共產黨政權不改變,每一個侵害到黨國利益的人,都可能成為劉曉波。他的身後遭遇也警示著世人,如果自由國家不願聯手逼迫中華人民共和國遵守人類的共同價值和規範,則日益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待世界的態度,就會像今天他們對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般地狂妄輕慢和泯滅人性。



臺灣解嚴正值三十年,劉曉波在獲得博士三十年前夕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中國大陸形勢卻更加肅殺。



劉曉波形體已失,在中國無處葬身,但願他的魂魄會化為海上的千風,在天地之間萬古長存。



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

http://www.rti.org.tw/print/?params_type=&type=news&recordId=858&dao=tai...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