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中國公民社會

關注中國公民社會

關注中國,外界往往聚焦在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共的動向上。這沒有錯,但是僅僅這樣是不夠的。不僅不夠,而且容易向悲觀的方向錯判。關注中國,同時更應當關注的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

 

從國家與社會關系的方面看,一九八零年代以來,中國經濟改革最重大的後果之一就是公民社會的再生。隨著計劃體制的不斷萎縮和國家權力從若干社會領域內有限地撤出,由國家壟斷幾乎所有社會資源的局面逐漸改變了。首先在農村,然後在城市,人們開始有了更多的選擇,更大的空間。社會流動性增加了,生活的多樣性也日益明顯。在此過程中,國家開始失去對意識形態的壟斷。過去數十年裏行之有效的思想控制難以為繼,正統意識形態不但面臨各種新思潮的挑戰,而且為舊事物的復蘇所困擾。

 

目睹宗族、寺廟、教堂和傳統禮俗在全國範圍內的重現,人們不無驚異地發現,舊的風俗、習慣、信仰和行為方式竟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能在長期嚴酷的思想改造運動之後,又在一夜之間復蘇。自然,這一時期隨著社會空間擴展而出現的並不只是舊的社會組織和行為方式,而且有許多更具現代意味的社會組織形式:各種中介性社會組織,包括各種學會、協會、研究會、職業團體以及與日常生活有更密切聯系的大大小小的結社。這些社會組織既不同於舊式的的社會組織如宗族,也不同於1950年代以後建立的各種所謂"人民團體"或"群眾組織",後者雖被冠以"人民"、"群眾"之名,實際只是官方組織的延伸。所有這一切的發展,構成了今天關注中國,最應當關注的核心領域——-公民社會。

 

 對於中國的社會發展和民主進步來說,一個成熟強大的公民社會的形成是最為關鍵的。它的意義,不僅在於可以經由建設公民社會的過程訓練人民的民主素質,並進而推動民主的實現,也在於唯有公民社會的建立,可以使得未來中國的民主制度可以更為鞏固,民主進程不會發生倒退。

 

我認為,幫助中國公民社會的建立,應當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

 

 1。支持與幫助反對運動。今天的中國,不僅有大批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繼續推動民主,國內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反對運動。反對運動本身就是公民社會的一部分,外界應當大力支持。鑒於國內的反對運動會擔心外界的支持帶來政治風險,支持海外的民主運動就應當成為國際社會的重點,以使這種支持得以轉化到國內的反對運動中。

 

 2。支持與幫助國內的NGO組織。NGO組織是公民社會的重要基礎之一,考慮到中國的龐大,人民的自我管理就顯得更為重要,因此訓練人民通過NGO這樣的組織形式自我管理,是培育公民社會的重要工作。尤其是在教育,醫療衛生,弱勢群體,環境保護等方面,NGO的社會基礎已經具備,需要外界的幫助。

 

 3。支持與幫助公共知識分子。今天的中國,越來越多的知識分子開始投入政治生活,他們不僅扮演思想啟蒙的角色,而且也身體力行,介入到司法糾紛,基層選舉這樣的實際運作中。他們是公民社會的先鋒力量,如果能得到大力支持,可以加快推動公民社會的建設。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