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劉曉波

祝福劉曉波

當今唯一身陷政治黑牢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日前傳出罹患癌症並已屆末期的消息,舉世震驚。劉曉波2009年入獄至今已八年,在遼寧省錦州重刑犯監獄中罹患癌症,絕非一朝一夕之事。監獄會對人犯進行身體健康檢查,何以未能在癌症初期即發現就醫,如果該一傳聞屬實,則顯示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管理上之草菅人命,以致發生重大過失,未能及早掌握劉曉波病情,坐任其身心俱疲,生命瀕危。而其中有無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當局之不確定殺人故意,我人就不得而知了。



但這一消息也有其蹊蹺之處。如果劉曉波已經病重,則已符合保外就醫之條件,暗示劉曉波離開監獄之期不遠,至於是不是留在中國就醫,或是安排流亡海外,尋求較佳醫療環境,則最終要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決定。據說美國和德國都在積極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協調當中,但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堅持黨國顏面的作風,必定不願承認劉曉波已成為黨總書記習近平在第十九次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前和國內外政治交易的籌碼,然而實際上,如果習近平願意釋放劉曉波,讓他出國就醫,這乃有助於國際社會對他的支持,而在某種程度上,劉曉波入罪的理由是因為起草《零八憲章》而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釋放劉曉波,讓《零八憲章》的憲政主義理想與習近平中國夢的關聯,重新在中國文化界與知識界展開思辯,也未嘗不是習近平與前朝在劉曉波問題上劃清界線,爭取民間支持、獲取政治正當性的一條終南捷徑。



劉曉波過去有機會流亡海外,但他都拒絕了,這和他對自己歷史定位的追求有關。然而這也使得妻子劉霞在國內家中長期遭受軟禁,因此也罹患憂鬱症,夫妻同命,令人倍感辛酸。劉霞已經通過管道,把他們夫婦尋求國外政治庇護的意向清楚向外界表達,我們相信,這必定已經得到劉曉波的同意。劉曉波的長期抗爭,讓我們對中國人的良心和志節還保有最後的希望,他們對中國的貢獻已經足夠。劉曉波曾經表達支持臺灣人民自決,只是為了顧念《零八憲章》在中國大陸推廣的需要,而提出組建中華聯邦作為解決兩岸關係的最終方案。我們對其處境感到諒解,也對他的謙卑深表敬意。我本人作為少數連署聲援《零八憲章》的臺灣人,我衷心期盼劉曉波夫婦最終能來到臺灣就醫,臺灣的醫療水準舉世稱讚,臺灣的自由和民主實踐,中華文化與憲政主義的會通,自由思想言說和出版的環境,在在都有助於他們身心的療養,他們也能因為臺灣的語言和資訊傳播的種種條件,持續對中國大陸民間社會表達關懷和延續影響力。



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兼副主任)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