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問題仍舊是中國矛盾的焦點

土地問題仍舊是中國矛盾的焦點

最近在中國,徵用農地擴張的辦法,由於18億畝的耕地紅線屢被提及,以及徵地過程中暴力事件的頻發,尤其是物權法實施之後,徵地補償越來越高,政府收益遞減,已經越來越不可行。可是另一方面,城市仍在繼續擴張。

 

相關法律規範的缺失,則使各地政府對農村集體資產問題的處理千差萬別,也極易引發各類矛盾,以及大量貪腐案件。據國家信訪局統計,2013年反映農村集體資產管理問題的來信,已佔到農村農業類來信總數的23%。農村集體資產產權歸屬不明晰,權責不明確,保護不嚴格等問題日益突出,侵蝕了農村集體所有制的基礎,影響了農村社會的穩定。

 

由此我們基本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在目前的政治和法律背景下,經濟發展越快,對民眾的侵害程度可能更重。廣東不僅地處沿海,還毗鄰招商引資的橋頭堡香港,經濟開放程度一直處在領先地位,可是,正如我們在廣東基層的征地補償中所看到的,鎮政府以每畝十幾萬的價格賣給港商,卻用每畝一兩千元就把以種地為生的農民打發。這種經濟發展不僅不能給廣大民眾帶來實惠,反而會使他們的生活面臨絕境。

 

中國大陸的這種征地行為,並不是兩個平等經濟主體之間的交易行為,而是單方決策,單方定價的侵占過程。按照中國的有關規定,農民生產和生活用地的產權歸屬抽象的集體,而集體土地要轉化為工業用地,會有一系列復雜的程序和文牘遊戲,經過這個復雜的過程轉換,土地價格會幾倍幾十倍地增加,其增值部分,被機構臃腫、腐敗橫行、效率低下的各色機關拿去一部分,被官商勾結的當事人侵吞一部分,再被貪婪的基層官員剝去一部分,最終補償給農民的,基本就是象征性的一點安慰了。

 

問題是: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你把農民的土地征用後,不給與足夠的補償,讓失地農民如何面對以後的生活呢?當然,中共這個龐大的體制歷來不乏漂亮的承諾和謊言,可是在民眾逐漸覺醒,信息流通速度加快的今天,謊言的作用越來越失去效果,尤其在廣東這個接近香港的地方,民眾可以獲取信息的渠道更多一些,因此,他們的反抗也就顯得更堅決而直截了當。

 

於是,除了動用軍警,這個徹底腐敗的機制和那些貪婪的地方官員實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除了動用軍警,他們實在不知如何才能把掠奪和侵占繼續下去。可是,中共各級官員,你們真的有膽量做好心理準備,要把鎮壓進行到底嗎?

 

廣東是全中國經濟最發達的省份,在改革開放之初,民眾基本可以共同享分享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可是由於政治理念的倒退,現實中的權貴資本主義者懷著末世情結,越來越肆無忌憚地瓜分和侵占財產,城市周邊的失地農民不再有八十年代那種因開發而來的致富機會,經濟發展帶給他們的,往往是貧困、環境汙染、治安惡化等。祖先留下的土地,也在這一代手上被奪走。

 

因此我們要提醒中國民眾以及對中國經濟發展抱有不切實際幻想的國際觀察者,在目前中國政治現狀下,經濟發展帶給中國的,未必是文明和繁榮,這種病態的經濟發展很可能成為掠奪的借口,在經濟發展的同時,社會矛盾正同步積累,有可能成為社會動亂的根源。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