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什麼樣的國家?

中國是什麼樣的國家?

 每年開學第一場中國沙龍,我向在座的來自中國和台灣的同學提出了一個問題:中國的社會性質是什麼?我想,這是我們認識中國,必須要做出的基本判斷。

 

同學的回答五花八門:有的說是權貴資本主義,有的說是專制社會,有的說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有的說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混合性質。在我看來,這些回答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也都不夠準確。關於中國的社會性質,或者說,今天的中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在我看來,很難給出一個完整的正面的定性,因為各種社會性質的因素在今天的中國都存在,各種定性都可以找到根據,也都無法概括全部。雖然我們無法正面給出一個完整的定性,但是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我們應當用負面排除的辦法,來認識今天的中國的社會性質問題。這個負面排除的結果如下:

 

首先,說今天的中國是社會主義國肯定是不對的。從聖西門到傅立葉,從馬克思到列寧,對於社會主義的本質性特徵的描述,都有財富平等作為核心內容;而今天中國的貧富差距之大,與社會主義均富的原則完全背道而馳。到了斯大林和毛澤東的時代,他們所制定的社會主義原則,強調無產階級專政的部分,也就是說,在政治權力的體系中,無產階級要掌握絕對的權力。但是今天的中國,所謂的“無產階級”的中堅力量,也就是工人,不僅不是社會領導力量,自己本身反到成了權貴集團的剝削對象,這樣,怎麼可能稱之為社會主義國家呢?當然不是。

 

其次,說今天的中國是資本主義也是不對的。不管是權貴資本主義,還是具有社會主義特色的資本主義,其核心內涵都是資本主義。我們知道,資本主義這個概念,絕不是只體現在生產力和經濟關係上,作為一種制度設計,資本主義還包括了人與人的關係,國家與社會的關係,當然也有計劃與市場的關係的部分。而在今天的中國,國有企業在國民經濟中占有的份額遠遠超過私營企業,僅僅憑這一點,說中國已經進入資本主義國家的行列,根本就是笑話。這也是歐洲,美國和日本拒絕承認中國是市場經濟國家的根本原因。另外,資本主義作為一種社會制度,還有更加豐富的內涵,包括宗教倫理在社會發展中對資本的制約作用,包括政治安排與經濟制度之間的相互制衡,而這些,在今天的中國,更幾乎找不到任何蹤跡。在這種情況下,說中國社會已經具備資本主義的性質,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如果以上分析可以成立,那麼我們就會知道,中國既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社會主義國家,也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國家,實際上,它有點像四不像,什麼因素都有一些,但是什麼制度都說不上。或許,這就是轉型期的中國具有的特點。

 

 指出這一點的意義在於,很多對中國的轉型充滿期待的人,尤其是西方國家的學者們,大多認為中國已經進入了資本主義發展的階段,哪怕它是權貴資本主義。這樣的錯誤判斷導致的錯誤期待就是:既然已經是資本主義國家,當然就會遵循資本的邏輯,以理性和利益為標準製定國家發展計劃;而資本主義發展的結果,就是中產階級的興起,以及隨之而來的對於民主的迫切訴求。這個邏輯,就是很多西方的中國問題學者仍然寄希望于中國統治集團最終走向民主化的理論根據。不幸的是,事實已經證明,他們的推論是錯誤的,中國強大了,但是並沒有走向民主。而我在這裡要說的就是:他們之所以錯誤判斷中國的發展,一個很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在中國的社會性質問題上過於一廂情願了。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