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台灣大學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兼副主任2016年就任中華民國總統的蔡英文,宣告將以維持兩岸關係之法理現狀作為民主進步黨執政下兩岸關係發展的政治基礎,一年以來,此一立場卻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領情接受。對岸反對蔡英文用精確的法律語言表述兩岸關係,拒絕接受「中華民國」概念出現在兩岸政治關係中,而在堅持九二共識之內涵就是一個中國原則而要求蔡英文就範的同時,卻通過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的表態配合,將原本其所默認而不予爭執的一中各表,偷樑換柱為兩岸共表一中,並在這一年來,不斷地在海內外的官方宣傳或公共輿論上,強化「九二共識等於一個中國原則,接受九二共識就是接受共表一中」的印象,逼迫蔡英文繼承國民黨政府時期兩岸間的所謂九二共識,然後便可使台灣等同接受共表一中,而在國際間普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為唯一合法中國主權代表的情況下,不戰而屈人之兵,達到進一步弱化乃至取消台灣國家人格的目的。而這一年來,為了逼迫蔡英文政府就範,中華人民共和國除了斷絕兩岸準官方交往機制,使用單方降低觀光客源、學生生源和契作採購數額等經濟制裁手段,以及以限制國際參與、斷交等外交手法羞辱台灣,派遣航空母艦遼寧號和戰鬥機群巡弋台灣四周進行威嚇,則就是利用中華民族主義操弄外省族群或大中國主義者,把追求轉型正義和世代正義的改革措施,扭曲為針對特定族群的政治清算和族群迫害,更鼓動台灣黑社會和反改革的既得利益者藉端生事,意圖造成台灣內部社會不安。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台統一戰線工作,並不是要以台灣整體為打擊對象,其目的是為了彰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影響力,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對其臣服,就會受到庇蔭照顧,否則將招致嚴懲,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會輔以拉藍打綠的戰術,以此強化與印證其對台政策的效果。民進黨於1999年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主張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依《憲法》國號為中華民國,但鑑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一個中國原則否定我國之國家法人資格,並藉以在國際社會圍堵我國,最終目的在斷絕國際社會對我國之支持,以期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使我國臣服甚至吞併入版圖,2007年,民進黨又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在第一項主張正名台灣、制定新憲法、加入聯合國,以及在適當時機舉行公民投票,以彰顯台灣為主權獨立的國家。由此可知,民進黨係主張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但仍需以公民投票彰顯此一事實。台灣依現行憲法,國號為中華民國,但未來應正名為台灣並制定新憲法。

       

然而,在蔡英文出任民進黨主席乃至於在2016年就任中華民國總統之後,如前所言,維持現狀已成為當前民進黨政府的基本國策,這就意味著,蔡英文政府認為台灣正名制憲的時機還未成熟,台灣國家的不正常狀態就只能持續下去。如果民進黨對於台灣國際關係和區域安全狀態的判斷和國民黨相去不遠,也能勉強接受在《中華民國憲法》下進行國家的治理,那麼,我們就不了解民進黨認為台灣正名制憲的成就條件究竟為何,如果這一問題不能說清楚、講明白,正名制憲就只是騙取選票的美麗口號而已。

       

中國大陸流亡澳大利亞學者袁紅冰教授在2015年4月出版了《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自由台灣的唯一生路》。袁紅冰在書中對於創建台灣共和國的最佳戰略機遇期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即從國際政治大視野和台灣大選觸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危機的角度來審視,而斷言其時點落在2016至2017年大選到新政府組成期間。

       

袁紅冰的說法和民進黨以公民投票或防衛性公民投票完成台灣正名的觀點有很大的差異。雖然都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入侵台灣的國家危機,是台灣主權必須自中國獨立出來的主要論據,但在操作層次,袁紅冰挑戰了防衛性公投實施的可能性問題。試想,中國人民解放軍一旦決定侵台,絕對希望速戰速決,以免自身陷入進退失據的窘境,所以必定傾全國之力,對台灣進行斬首強攻。那麼,在中樞遭受戰火威脅的情況下,防衛性公投如何可能辦理實施?創建台灣共和國,用袁紅冰的說法,是被逼迫下的正義,以本文的詮釋,也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逼迫下的國家正當防衛手段。袁紅冰透過邏輯的推演,認為新公民運動的浪潮將會推動在野力量於2016年的全面執政,而此則將結構性地破壞中國共產黨2005年透過連戰胡錦濤構建國共經貿文化論壇長期經營的兩岸權貴政商聯盟,並將中斷台灣的附庸化進程。為了不使台灣這一原本已將煮熟的鴨子飛掉,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可能會派兵阻止台灣新總統就任,讓台灣在緊急狀態下,由國民黨馬英九在宣布戒嚴後繼續執政,又或者直接接管台灣政權。袁紅冰認為蔡英文的性格謹小慎微,屆時要獨力擔負起領導台灣軍民進行抵抗,難以完全期待,因而必須要有充沛的人民力量自發而起,始能強化蔡英文總統的抵抗意志,然後直接宣布台灣建國,讓國際的軍事干預取得正當性的名義。

       

袁紅冰認為,如何讓台灣人民體認到台獨建國的必要性,必須從強化台灣人民對於台灣問題的正確認識以及危機意識做起。袁紅冰引用捷克前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著名主張「生活在真實中」(living with the truth),提醒台灣人民:一、台灣跟中國的關係,要說清楚!台灣不能是聯合國承認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而聯合國認定中華民國席次係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台灣因而必須擺脫與中國在法理上的糾葛,才有可能獲得國際普遍承

認;

二、我們現在的謊言憲法,問題在哪裡,要說清楚!《中華民國憲法》固有疆域和中華民國現所有效管轄領域不一致,依國民主權原理,民主化和修憲後的中華民國,只能代表台灣,無權代表中國大陸人民,台灣人民對中國大陸人民沒有國家責任與義務,中國大陸人民無權決定台灣的前途,但如果《中華民國憲法》繼續維持對中國大陸的主權聲稱,則中華民國對中國大陸的責任和義務將可能成為台灣人民難以承受的負擔,而中國大陸人民也將藉《中華民國憲法》要求參與台灣前途的決定;

三、台灣不能成為世界公民的問題在哪裡?要說清楚!台灣不被聯合國接納為會員國,就難以參與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組織,台灣要代表中國,或者作為中國的一部份,就不可能以台灣的名義和獨立身分參與國際社會。台灣建國,從台灣民族主義國家意識的建立、認同的凝聚來說,是一個仍在持續中的過程,這也是何以台灣的天然獨雖然成形,卻以中華民國為主要國家認同,多數還未能接受台灣建國。但如果從國家正當防衛的手段來看,它會是所有台灣人民面臨解放軍入侵時最後自力救濟的行動方案。因為經由台灣獨立,國際介入台灣海峽事務就不會再是干涉中國內政,各國便可以堂而皇之公開支援台灣的抗戰了。在這個意義上,台灣建國就和國族認同無關了,它是維護全體台灣人民自由生活方式的最後手段,保留台灣人民擁有自己決定前途選擇權的最後機會。在台灣歷史上,就發生過清朝外省官員唐景崧和本省仕紳邱逢甲等共同領導建立台灣民主國,意圖藉由台灣獨立建國此一國際法上人民自決權的實踐,引進英國、法國、俄國等國干涉,以抵抗台灣被日本殖民的命運。台灣民主國年號永清,正顯示其建國和台灣民族主義無關,同理可證,台獨建國也可以和統獨意識形態無關,我們的祖先已經告訴我們了,台灣人民如果不想要被強權併吞,當我們需要向國際哭秦的時候,獨立建國恐怕是別無選擇的必要自衛手段,也是台灣國民意志的堅定展現。

         

而作為國家正當防衛手段,建國就是一個革命行為,既然是革命,是超憲法的建國行動,就不受國家法的限制,所以,經由公民投票程序改變國號和制憲,只是凝聚台灣國民共識的儀式性集體行動,用以強化革命的正當性,但絕不能說成是經由《中華民國憲法》的修憲複決公投程序來創建台灣共和國,這頂多只是程序的準用而已。台灣獨立建國既是基於台灣的國民總意志,則台灣命運共同體意識的鞏固就是建國的基礎工程,進而則才是對於台灣共和國國家圖像的打造,袁紅冰對此則建議台灣共和國的國格,應表述為五族共和之國、自由之邦、公義之地、綠色聖土、和平中立的祥和之境。而當國人對於獨立建國的國民革命性質有了正確的理解,則除了國人建國共識已經形成,而可經由公民投票和平建國,另則必須建立以建國為手段的國家正當防衛共識,即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展開侵略時,同意總統可基於其緊急處分權宣布台灣建國,而若總統怠於行使其職權甚或投降敵國,具有民意基礎的本土政黨領袖,乃應當承擔起領導台灣革命建國的天命。

 

本文原刊於台灣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617/1142363/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