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無罪 罪在中共

六四無罪 罪在中共

六四紀念,今年進入了第二十八個年頭。



二十八年,物換星移,歷經多少人事滄桑。六四,發生在上一個世紀末在中國大陸土地上,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成功血腥鎮壓的一次未完成的人民革命,在中國大陸似乎已成為一個久遠而縹緲虛無的傳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之定調為一場政治風波,幸虧有鄧小平及時展開鎮壓,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得以在一個穩定的政治環境中持續改革開放,才能換得當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濟成就。



在這一似是而非的論調中,未必譴責六四一代學生陰謀反革命,基本上仍肯定他們的動機善良,只是年輕而無知。我個人多年前即曾經與福建省人民政府的國家安全人員有過對話,他們對於王丹、吾爾開希等六四學生的下場亦表示同情,但卻又一副大義凜然地表示,犧牲少數以成全國家和多數人民的利益,是值得付出的代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必要之惡。這些國安人員反映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判斷,他們拒談道德評價,他們崇拜的是權勢和實力。



鄧小平講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完全的實利取向,不談真理來自價值上的假設、來自人的理性和良心,卻把受限於現實條件的實踐結果拿來檢驗真理,形同以現實利害來判斷真假是非,而徹底地否決道德和價值判斷。這是六四鎮壓對中國大陸這一代人良知和心靈的傷害與磨滅,如同毛澤東在反右鬥爭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鼓勵揭發批鬥,而根本破壞了中國大陸人民彼此間的社會信任感一樣,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所鑄下的最大罪惡,就是對中國大陸人民人性根本的摧殘。



學生運動充其量只會是政治革命的觸媒,學生的本分是讀書、學習和思考,國家發展到需要學生運動出來臧否指正,那是政府的失責。政府的責任就是國家的治理,提出好的政策並且予以貫徹執行,而不是怪罪學生運動揭發了施政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過錯,在於它一向把挑戰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批評中國共產黨的聲音和種種行為,都視為反革命、顛覆國家政權,都視之為犯罪,諸如六四這一種大規模的學生運動,在他們眼裡看來,已經是公然危及中國共產黨的存亡,而必須嚴厲鎮壓,這說明他們心中只有共產黨人自己的權力與利益。須知,國家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和幸福,國家不能夠要求個人或部份人毫無代價犧牲其權益來成全多數人,一旦不幸發生權利間的衝突而必須有所權衡取捨的時候,則應當對於犧牲者提供補償,並感謝他們的成全。但這個國家乃至多數人民對遭受七十年來無數在政治運動中犧牲的同胞毫無憐憫與感恩,還在歌頌殘暴不仁的統治者。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學生運動當年係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提出改革的要求和期待,鄧小平在六四鎮壓之後,雖然在經濟上仍採取開放政策,但他也終止了政治體制改革的努力,六四鎮壓後,他縱容共產黨一部分人富起來,利用黨國剝削人民勞動力、無償佔有利用土地資本和自然資源,造就出貪婪腐化的黨國權貴資本主義和唯利是圖的當代中國大陸精神文化,也讓民族關係和兩岸關係在共同價值的基礎上和解與重建的歷史契機消失。如果沒有六四鎮壓,以中國人的勤奮和智慧,我們相信,只要市場機制啟動,中國的經濟必然起飛;如果沒有六四鎮壓,中國將會是一個更為公平和互信的社會;沒有六四鎮壓,也許共產黨會在民主的自由選舉中因為它正確的政治選擇,而獲得人民繼續的支持。



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原文刊於中央廣播電臺

http://news.rti.org.tw/news/taiwan/?recordId=845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