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適之獨為君子

勿讓適之獨為君子

社會是怎麼進步的?對於這個問題,當然有各種各樣答案。但是在這些答案中,我覺得絕對不能缺少一個,那就是:集體行動。有些人推崇個人主義,但是不理解或者說扭曲了個人主義的涵義,以為弘揚個人主義,就是獨善其身,就是遠離集體,就是孤軍奮戰。這樣的想法,最多造成個人英雄主義的氾濫,並不能達成社會的進步。事實上,每一次人類社會的進步,都是集體行動的結果。前不久看中國學者丁東,謝泳等人的一篇關於思想史的對話,其中提到胡適先生的一則故事,正好可以借來作為上述觀點的一個註腳。。這個故事來自于另一位與胡適同時代的著名學者馬相伯的回憶錄。 據馬相伯在他的《一日一談》中說,在抗戰爆發前夕,日本已經把勢力擴張到了華北地區。有一次胡適到北平辦事,當地的長官邀集了北平各大學的一些教職員和地方教育界領袖共商國是,當然也邀請了胡適。在這次會上,這位長官說,某國——當然指的是日本——的駐華北軍隊司令部給他們遞交了一份名單,要他們立即逮捕。名單上一共有二十多人,都是北平的教育界的名流。日本方面認為他們的言論有反日嫌疑,所以才要求中國的地方當局嚴辦。這位長官告訴大家這件事,一方面當然是示好,表示他們不會按照日方的意願做這件事,另一方面也是暗示在座各位要謹言慎行,多少有提出一些勸告和警示的意思。

 

沒想到他講完後,胡適立刻發言且聲色俱厲,他說,“我們到你這裡來,就是準備使你們逮捕的,並且準備你們把我們送到某國司令部去!但是我們無論如何,要保衛國家的領土。”馬相伯說,他平時對胡適的言行並未太注意,但是這件事令他對胡適刮目相看,他認為這簡直就是“一鳴驚人”之舉,“使我老人復感覺周身熱血沸騰,覺得中華民國前途,還有希望。尚望適之本此精神努力奮鬥,並希望平津一班教育家均與適之戮力同心,共此艱難,勿讓適之獨為君子。” 這則故事打動我的,不僅是因為一向溫和的胡適先生,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居然也能如此金剛怒目,更不是胡適的那種愛國熱忱。我覺得這裡最耐人尋味的一句話,其實是馬相伯所說的最後一句評語和自我惕勵:“勿讓適之獨為君子”。因為他說出了社會進步的關鍵。也說出了社會無法進步的關鍵。

 

有他這樣的想法的人不僅僅是馬相伯一人。1948年,報人儲安平在《英人,法人,中國人》中對中國人的劣根性提出批評,他說“中國人。。。嫉妒心理尖銳,人人不願他人成功而樂見其失敗,領袖慾強烈的人更不甘接受他們的指揮,因此在團體生活中不是明爭就是暗鬥,這些都易使公共事業受到致命的傷害而常中途夭折。”其實,這也不一定就僅僅是中國人的問題。在很多的社會中,我們都能看到這樣的現象:例如,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大部分人有搭順風車的心理,自己不想付出,而是等待別人付出,然後自己享受成果;例如,或者是出於懶惰,或者是出於怯懦,在是與非的爭論中袖手旁觀,雖然心中也知道是非,但是不願意表明立場;等等。大部分的冷漠和畏縮,大部分人的“讓他人獨為君子”的態度,使得健康力量往往勢單力薄,社會進步因而艱難困頓。

 

社會要進步,就要有體會到“共和“的真正涵義,那就是:”勿讓他人獨為君子“。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