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是道德建設工程

轉型正義是道德建設工程

 二二八紀念期間,我在臉書上發表了一段感慨。我說:“

 

“當年白色恐怖時期,那麼多的加害者,那些亂判的軍法官,那些拷打過無辜人犯的刑警,那些揭發他人的線人,在台灣,應當還有不少仍舊健在吧?歷史已經發展到今天,他們中的很多人,應當也知道自己當年的行徑是不對的了吧?

 

為甚麼?為甚麼我們看不到一個人出來說一句“對不起,當初我錯了”?(我說的是具體的當事人,而不是馬英九這樣的政權代表)。做錯了,說一句“對不起”有那麼難嗎?一個社會,如果做錯事不道歉,這難道不是最基本的道德問題嗎?

 

轉型正義之所以重要,其實並不是為了要報復,而是希望那些做了錯失的人承認錯誤,以提高社會整體的文明程度。轉型正義不僅僅是政治問題,更是文明問題。”

 

這番感慨發表以後,引來各種討論,有同意的,也有質疑的,因此我覺得有必要再進一步做一些討論,說明我為甚麼會認為對,一個社會來說,徹底完成轉型正義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在過去,轉型正義一向被認為是政治工程,是一個民主政權對過去的威權政治的清算。這是不完全正確的認識。轉型正義當然有其政治建設的一部分在內,但是政治清算絕不是轉型正義的全部。在台灣,正是因為過去大家把轉型正義僅僅看做是政治工程,使得轉型正義的政治性的一面在社會認知上被擴大到覆蓋轉型正義的全部,不僅被清算的威權遺留覺得自己面臨生死危急,當然會全力抵抗;更嚴重的是,在社會大眾看來,轉型正義成了藍綠對立,兩黨鬥爭的代名詞,這使得一些對政治抱有距離感,希望社會安定的人,對轉型正義敬而遠之,至少是不願意熱心投入和更加關注。這是臺灣過去轉型正義沒有落實的很重要的一個原因:轉型正義的過度政治化。

 

但是在我看來,轉型正義,並不僅僅是一個政治工程,它對一個社會的重要性,遠遠超過清算威權政府過去的人群迫害紀律的性質。它首先是一個道德建設的問題。這個我在前面有所表述,但請容我再重複一遍:我們平時做家長,老師,都會教育小孩“做錯事要承認,要道歉”,因為這是最基本的道德標準,而我們都希望自己的小孩子做一個有基本道德的人。

 

但是教育是要有示範的,是要以身作則的。如果我們坐視一個社會中的有些人(就是那些在白色恐怖時期政治迫害的加害者),至今仍然對於過去的殘暴做法默不作聲,更不道歉懺悔,這個社會的道德認知體系就會是混亂的,因為,一方面從國家到社會,都有公開的宣示,說白色恐怖是錯誤的,是人權迫害;但是另一方面,我們找不到任何具體的個人出來,願意說“我當時的做法是錯誤的,我向受害者道歉”。一件錯誤的事情,沒有人出來認錯,而這個社會也不追究,也不重視,坐視不管,甚至還說要“放下過去,寬恕過去”。這樣的態度之下,這個社會確立的道德標準就是:做錯事可以不認錯,可以不道歉。請問,這不是很嚴重的道德問題嗎?這樣的錯誤示範,當然會影響到社會對其他事情的道德認知。

 

所以我才認為,轉型正義之所以重要,並不僅僅是在政治層面,它牽涉到的,是一個社會在政治民主化之後,要如何重新建立正確的道德觀,正確的價值體系的問題,這是嚴肅的社會道德建設工程,不應被抹黑成“政治鬥爭”。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