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被限制的投票權

不應被限制的投票權

每次演講的時候,我都會遇到類似這樣的問題:如果人民素質很低,賦予他們投票權,他們不是很有能力辨別是非,這樣的結果不是很容易使得投票行為趨於不理性,甚至選出希特勒這樣的人嗎?這樣的疑問,最後還會到知道更根本的懷疑:一人一票的民主,真的對社會發展是好事情嗎?

 

我想,有這樣的疑問的朋友,恐怕是把兩件事搞混了:一件是,人民是否應當享有投票權?另一件是:人民如何運用好投票權?上述的擔心,其實是第二個問題。這樣的擔心不能說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我們確實需要進行各種制度上的設計,避免一人一票的結果,選出希特勒這樣的領導人。但是,如果因為這樣的擔心,就過分限制到人民的投票權,甚至以這樣的擔心為理由,拒絕賦予人民投票權,那就完全是另一個問題了,也是我們必須反對的。因為,我們不能因為一個人是否能夠做得好一件事情,就否定他可以去做這件事的權利。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心智障礙的人,是否有投票權?那些因為人民素質低就懷疑人民是否應當擁有選舉權的人,可能更加無法接受心智障礙的人,也有投票的權利這件事了。然而,在人權意識比較強烈的國家,這樣的問題正在逐漸引起人民的討論。7月10日,美國民權組織“殘障與受虐計劃”(Disability and Abuse Act)向聯邦司法部提出投訴,認為,包括唐氏症在內的認知與發展障礙,不代表可以因此而對他們的參與選舉的行為設置障礙。他們指控,洛杉磯縣現在有成千上萬的自閉症,腦性痲痹和其他認知或發展障礙患者,被系統性地否決了他們的投票權。

 

 在加州的選舉法的規定中,規定有限託管的成年人,其投票權可以被註銷。所謂有限託管(Limited Conservatorships),指的是一種法律安排,家長或監護人有權利為缺乏自我管理財務或醫療能力的人做決定。而“殘障與受虐計劃”的調查發現,法院在進行相關裁決的時候,使用識字測驗作為判決標準,決定接受有限託管的人是否應該有投票的餓權利。而這樣的規定,被認為違反了聯邦法律,因為聯邦法律規定,允許殘障者在有人協助的情況下,填寫選民登記表和投票。目前訴訟還在進行中,不過以我這麼多年在美國見到的類似訴訟案例,只要是以保障人權為立場的官司,原告方勝訴的機率都是相當大的。

 

看到西方國家在保障選舉權方面所做的努力,再來對比那些僅僅因為人民文化教育不高,就質疑他們的投票權利的言論,讓人不能不感慨,天賦人權的理念,其實在我們的社會中還是非常欠缺的。同時這也反映出,那些認為文化水平可以決定投票權的觀點,他們的內心是沒有把他人平等看待的,他們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一個社會,是否真正貫徹平等原則,在是不是能夠保障所有人的投票權上也可以看得出來。

現在在台灣,也有民間團體提出把投票的年齡限制下降到18歲的問題。如果面對這樣的問題,考驗的是雙方對於人權和平等的基本認知。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