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興與兩岸和平的機遇

台灣中興與兩岸和平的機遇

展望未來台美中關係,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 Trump)個人隨興的政治作風,或許會讓人難以捉摸或不敢信任他對於「一個中國」政策的立場,但就其人事布局,多少也可觀察出一點風向。

有多位被認為過去在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場上屬較強硬派的學者或政治幕僚,如那法洛(Peter Navarro)、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及葉望輝(Stephen Yates)等,不是已發表被延攬進新政府,就是與川普關係密切;副國務卿人選波頓(John Bolton)長期支持台灣主權和國際空間;國務卿人選提勒森(Rex Tillerson)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有所私誼……這一陣容大致的組成,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崛起都是抱持戒心的,而對我國的民主自由都高度肯定,也對我國的國際處境一向較為同情。

近期美國國會通過的《2017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7),打開了美台軍事合作的限制;《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使美國政府取得調查中華人民共和國黨政官員在美不法資產並進而沒收的權力,提供了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叫牌的超級籌碼。川普和那法洛磨刀霍霍的對中貿易制裁,還有盧比歐(Marco Rubio)與殷荷菲(Jim Inhofe)等人所提的《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草案,開放美國高階官員訪問台灣,這些有關軍事、政治、經濟貿易的法律措施,均凸顯美國當下正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挑戰其霸權的主要對手。相形之下,美台關係自然會有所提升,而使兩國政府間未來有更緊密的接觸往來。

過去冷戰時期世界體系下,美日台的同盟關係和氛圍逐漸出現。如此,對我們國際戰略地位的提升,乃至國家主權的復振,經濟上擺脫長期依賴中國大陸卻又在東亞經濟整合中受到孤立的格局形勢,或有助益。但兩岸關係也勢必因台灣逐漸倒向美國而趨於惡化,我們也必須對此加以關注。

在中美爭霸中保持一定的自主性,甚至扮演區域平衡與溝通的角色,是台灣的智慧和自重。維持現狀只指憲法秩序,不代表維持中國國民黨時期扈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台灣政府還應當要站穩立場,維護國家生存,也要設法幫助中國政府和人民融入普世價值,成為文明國家,這才是打造兩岸永久和平的正道。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idemocracy.asia/vision/1800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