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最高價值體現在它幫助無權者的潛能上

權力的最高價值體現在它幫助無權者的潛能上
權力的最高價值體現在它幫助無權者的潛能上
--在聯合國總部記者會上的演講,2016年10月6日,紐約
楊建利
(中譯:王劍鷹)
 
各位好。
2014年3月14日,中國人權人士曹順利在中國一家部隊的醫院裡死亡,渾身佈滿虐待的傷痕,這是拘留5個半月留下的印記。之前,她在2013年9月準備離開中國前往日內瓦參加一項有關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培訓時,在機場遭到逮捕的。那年6月,她在北京外交部外組織了一場靜坐,要求允許普通公民參與撰寫中國遞交聯合國的人權報告的過程。
今天,我繼承她的遺志,以同樣的志願演講,也就是以中國公民的身份表達中國民眾的願望。這些願望應該得到國際社會、尤其是聯合國的傾聽,因為當前的中國政府並不是中國人民選舉出來的,他們在聯合國以及其他國際體制中沒有正確傳達人民的意志,沒有代表人民的利益。
 
近年來,很多民主國家因為懼怕中國的經濟力量,在和中國的雙邊關係中,不願觸及人權議題。聯合國機制讓他們能夠在人權問題上採取聯合行動,以國際法律賦予的權利集體直面中國政府,而不用擔心“干涉內部事務”的指控。三週後就有這樣一個機會,聯合國大會將投票選出人權理事會的新成員。
 
我敦請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等民主國家不要再次浪費這一機會。
根據建立人權理事會的聯合國大會60/251決議規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候選國應當是“在保護和推動人權事務上保有最高標準”的國家。中國離這個基本標準相差甚遠。
有些人總是希望或假裝希望,把中國納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能使它遵守規則。但過往中國加入理事會後的紀錄表明恰恰相反,其人權表現非常糟糕,往往是變本加厲。我在開頭提到曹順利的死亡,就發生在2013年11月聯合國大會以193票中的176票讓中國連任理事會成員之後的4個月。在那次選舉之前的幾個月中,中國政府就加緊了對網上言論控制、開始對新公民運動的鎮壓。
從2013年至今,中國就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期間,中國國內發生了成千上萬例人權侵害案。例如,和平溫和的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於2014年被逮捕,並被判處無期徒刑;2015年,藏族宗教領袖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在獄中死於酷刑;西藏死於自焚抗議的人從122例上升到145例;習近平政府對公民社會展開了20年裡少見的鎮壓,320多位人權律師和活動家遭到騷擾、逮捕或被失踪。胡石根先生在過去的27年裡已經先後被拘禁兩次,長達17年,他於2016年8月初再被判處7年半徒刑。中國政府於一個多月之前又通過法律對外國非政府機構進行安全監控,對公民社會的打壓變力度進一步加劇。
在過去的三年中,中國政府繼續對藏族、維吾爾族、蒙古族、基督徒、法輪功修煉者,和香港民主派實行鎮壓政策。它不但否認天安門大屠殺的罪行,還迫害任何揭露真相、紀念受害者的個人和群體。在這三年中,中國政府公然藐視釋放中國民主先驅王炳章的正義要求,繼續關押劉曉波博士,繼續保持唯一關押諾貝爾獎獲得者的國家的紀錄。
 
在因侵犯人權而臭名昭著的同時,上周中國國務院信息辦公室發布了“中國人權行動計劃2016-2020”白皮書,這是中國在人權保護上第三個這樣的計劃。
白皮書中,中國政府重複他們的謊言,重申與人權理事會合作的誓言。但沒有任何理由表明可以再次相信中國政府。在明智的人們看來,目前把中國選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如同讓狐狸看守母雞的窩,在它飽餐之後還在搽拭嘴角的羽毛的時候。
 
我們知道聯合國大會選舉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候選國家需要至少97張票才能得選。如果每個民主國家都投反對票,中國的機會就是零。一張票就可以測試一個民主國家對人權的道德擔當。所以,我敦促美國等主要民主強國在所有民主國家中起到領導的作用,不要羞辱你們能自己的偉大的國家和人民,請公開投票反對中國。
總之,對於世界領袖而言,幫助人們從暴政的桎梏下解放出來、獲得自由,遠比用紅毯去迎接暴君或者被暴君用紅地毯迎接,更為重要、更加榮耀,也更讓他們喜悅。權力的最高價值體現在它幫助無權者的潛能上。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