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兩年前踏上那不歸的路 |鍾碩殷

記兩年前踏上那不歸的路 |鍾碩殷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兩年了,記憶總有或多或少的減退,有需要把當天的事── 一件改變人生和香港的經歷── 好好寫下來。雖然事發至今已接受幾個媒體採訪,以口頭方式敘述經過,但從未為自己留下過任何仔細文字紀錄交代。此時此刻,剛好是事發後的兩年,就讓我藉此機會,靜靜地回顧當天,整理一下當初佔領金鐘的情景和思緒。

 

2014年9月28日下午2時許,我與友人乘港鐵抵達灣仔,欲步行至金鐘政總一帶視察情況。當時烈日當空,有點悶熱,但在演藝學院的周遭,聚集了異常多人,有的在演藝學院對開已封閉的馬路上靜坐,聽有關非暴力抗爭的講學,但更多看似漫無目的的市民扶老攜幼,在附近樹蔭下集結,活像一大班正在候車的遊客。 就在3時許,演藝學院對開的告士打道遠處突然傳來數陣喧嘩起哄,我們立即從演藝道近抽水站的位置趕至,發現已經有幾個市民站在演藝學院正門(近巴士站)最近行人路的馬路上,並嘗試堵截西行線的其餘三條車龍!當然,由於當時路面有大量車輛,堵截不算成功,但卻成功減慢了它們的車速。與此同時,相對行人路上仍處於旁觀、助威納喊的市民的數量,車路上維持秩序的警察人數確實少得可憐 ── 居然只得三、四個!於是,我毫不猶疑,立即走到車路上幫忙,行人路上旁觀的市民也逐漸加入,車路上的人愈來愈多,佔領範圍逐漸增大,但依然未能成功堵截整條西行線,因為實在太多車了。

 

佔領區無了期的擴張無法取得實質影響和進展,車路上的人群開始思考下一步應如何是好。就在這個時候,我隱約聽到人群中有人提議:「不如我們沿車路遊行至政總,反包圍警方,拯救裡面被困的同志吧。」幹!這真的是一個好主意!我環顧四周,發現那些原本在樹蔭下乘涼的群眾也走過來了,有的甚至已經站到車路上。既然人數足夠,我們還等甚麼呢?於是,我疾呼:「去政總!反包圍!」

 

果然,一呼百應,群情洶湧。就這樣,我們踏上了一條不歸的路。

 

我們像從大海游回出生地的三文魚,在車輛之間的狹縫逆流而上。對我來說,這實在是人生的第一次,尤其是當時有近百人願意一起士氣激昂地「出征」,感覺震撼而難忘。也許,就是這份激情,感染了沿途花槽上那些旁觀的人,陸續加入我們 。這是一條不歸路,但絕不是孤單的路。

 

我們百多人浩浩蕩蕩地前進,並在4時左右安然地「游」到目的地 ── 政府總部的封鎖範圍外,尾隨不斷有人群湧至,根本看不到「龍尾」。鐵馬外圍只見數輛警車,而鐵馬內圍的警察看似無動於衷、不為所動,我們反包圍的目標似乎不易達到。於是,我們轉移目標,面向海富中心⋯⋯

 

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鍾碩殷 Jeffrey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

國際政治經濟學碩士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