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監督地方議會有待展開

公民監督地方議會有待展開

7月27日,「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在立法院中興大樓召開記者會,公布2016全台各議會議事透明度調查結果。2014年九合一全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從根本翻轉了藍天綠地的政治生態,為2016年的台灣第二次寧靜革命開啟先聲。而當第九屆立法院實現了以議事透明化為中心的國會改革之後,作為民主國家基礎的地方住民自治,在代議民主的實踐中,於地方議會的地方立法功能表現如何,正有待我們在民主深化的國家憲政工程中進一步開展。

此次公督盟所公布者,僅止於全國各縣市議會的議事透明度調查,分別以會議於事前、事中、事後的公告(影像與文字)測量其議事透明程度,而以各縣市議會官方網站為主要資料來源,並有宜蘭縣公民監督聯盟、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桃園在地聯盟、嘉義市桃山人文館等公民團體協助確認調查,調查題項包括事前的議程預告、事中的大會與委員會開放旁聽與即時直播,以及事後的隨選視訊影片及大會與委員會會議記錄與議事錄,共十題,每題一分,共十分。

不過此一調查,未及於議員全體與個別執行職務的出席率與議事專業性的檢視,只是一個十分表面而初步的對於議會網站資訊公開程度的了解與比較。儘管如此,調查結果卻令人感到相當震驚。 

透明程度最低的是花蓮、苗栗、屏東三縣。花蓮縣議會只有大會的即時轉播,其他的,與苗栗和屏東縣議會一樣,皆付之闕如。這意味著,縣民無從在縣議會網站得到任何當屆議會的議程、議事影音和議事紀錄,如果想前去旁聽,也會遭到拒絕。

議程和議事紀錄應當是議會最基本的公共資訊,人民可以由此得知議會和議員對於縣政的問政情形,特別是攸關地方重大爭議事項,進而可依此決定下一屆議會選舉的投票取向。本屆議會任期已經過半,如果還不能讓縣民了解議會表現,我們真不了解,各政黨在提名候選人、選民在進行投票,究竟要依照什麼標準?  

據了解,全國透明度最低的苗栗縣議會,有將近二十年未刪縣政府預算一分一毫的紀錄;縣內議員工程配合款和人事推薦分配名額的傳聞,在前縣長劉政鴻任內甚囂塵上。而事實上,耗費不貲的苗栗縣議會新議場也是在劉政鴻任內落成。負債累累的縣政府有能力為苗栗縣議會蓋新樓,苗栗縣議會卻連議事紀錄都做不出來,這不是多找幾個工讀生或實習生就能解決的事嗎?  

全國除了連江縣外,都有大學;而除了頂尖大學,絕大多數大學的學生來源都有社區化和在地化的趨勢。大學擁有龐大的知識力和人力,引導大學關心學校所在的地方事務,也是大學提高在地聲望、鏈結在地產業界、政府與公共第三部門、培養地方發展人才的不二法門;特別是設有社會人文或法政科系的大學,更應當分撥心力,將地方或社區作為個案研究教學的現場和公共參與的空間。而參與地方特定決策或監督議會,更是最適合大學師生與地方公民團體合作的事項之一。這是民主深化,也是在地經濟建設的根柢。  

我們希望地方住民的自治主權不要在選舉投票時才短暫出現,投票過後,一切都恢復舊觀,人民又成了奴隸。距離下一屆地方選舉還有兩年,縣市議會的政黨生態多數還是中國國民黨佔有優勢。我們深切期待有志於在地政治的人士與政治力量,能在爭取議會「面向人民」的議事透明化上多做努力,讓台灣的議會政治,從中央到地方,都能有符合民意需求的優質表現。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ee10efc5-c590-4193-a8d2-cc02cd822298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