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國防戰力,有效嚇阻,決戰千里(作者:余耀順 曾建元)

強化國防戰力,有效嚇阻,決戰千里(作者:余耀順 曾建元)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待蔡英文政府執政後的臺灣的一系列不友善的措施,反映的是該國領導核心日益驕矜狂妄的心態。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必須建立在睦鄰的基礎上,但該國現在卻無時無刻在橫挑強鄰、欺壓弱小,如此瘋狂而矛盾的作為,是世界各國必須小心應對的。如果以臺灣的忍氣吞聲、委曲求全,對岸仍藉故滋事,一再相逼,就不能不令人懷疑,在政治和經濟施壓之後,對岸會不會軟土深掘,而有更進一步的軍事壓迫?軍事演習,或者斬首突擊,或者進行侵略佔領,這些危機從未解除,我們為自由而戰的決心是否還在?國防準備是否充分?

  臺灣四面環海,土地縱深不足,電子戰之後,海空飛彈第一擊的承受度很重要。從國防的戰備提昇來看,就空軍而言,在機場飽和攻擊後,東西兩岸機場都被破壞,類似以色列、瑞典的短場起降戰機,就十分重要。以現役F-16v戰隼(Fighting Falcon)戰機仍為第三代半戰機的情況下,面對對岸殲20、殲30第四代戰機的威嚇,臺灣先進戰機必須以匿蹤、長距離、偵蒐、強大火力、反電子干擾反制、空中加油等為要件。因此,國家應當發展臺灣版的隱形F-35閃電(Lightning)戰機,運用美製F-18大黃蜂(Hornet)戰機引擎的技術轉移,快速發展具有蜂眼、多方向掃描式隱形戰機,另一方面,則應仿製美國海獵鷹(HarrierAV-8B Plus 短場起降戰機,外購或是研發多氣流出口噴嘴的引擎,適度量化並同時發展艦載式垂直起降戰機,建立類似瑞典短場升降的飛機戰鬥群,並配置兩棲登陸艦。因此兩棲登陸艦的發展初期,先搭載直升機,並有多層(well deck)甲板進行後勤,下一階段放入臺灣版海獵鷹號。就可以反制對岸,並達到防守太平島等外島的功用。因此海空一體作戰是電子戰、飛彈之外要急起直追的方向。

另一方面,經國號自製防禦戰機(Indigenous Defensive Fighter, IDF)藍鵲型教練機,必須超脫現有的模式,而以俄羅斯的教練機為藍圖,融合瑞典紳寶(SAAB)戰鬥機的輕裝型態,加裝類似閃電戰機的反雷達波,以及日本心神版碳纖維戰機的另類隱形戰機設計,亦即以瑞典紳寶為版本,發展另一型態的中型戰鬥機系統,用以區別美式或法式的戰機型態。臺灣版隱形閃電戰機、臺灣版海獵鷹戰機,和臺灣版藍鵲戰機都要以加速朝四代半機為研發目標。

  就水面戰力而言,加速籌設後水艙門水面進入兩棲登陸艇的,臺灣版小型胡蜂級海陸兩棲攻擊艦(Wasp-class amphibious assault ship),仿製全通式陸海空三棲船塢登陸艦為藍圖來建造船體,甲板初期放上AH-64D阿帕契長弓(Apache Longbow)直升機或是 AH-1W超級眼鏡蛇(Super Cobra直升機、氣墊登陸艇或裝甲車,艦尾可下沉上升海平面。成功後再以美軍大型胡蜂級程度努力研發。

其次以臺灣版小型航空母艦而言,可仿製近三萬噸級中型日向級全通式直升機護衛艦,同時船體船尯包覆設計,反射波斜面要平行。我國有改良版海獵鷹Double Plus,依然比老式遼寧號設計戰力強多了

以沱江艦原型艦進行改良,則應增加飛彈籌載吃水線的能力,並加裝類似F-18v海軍版蜂眼雷達以及兩枚X波段中程 RIM-162A改進型海麻雀導彈(Sea Sparrow,使得具有水面航空雙重中程打擊戰力,並籌設八艘以上神盾級Aegis combat巡洋艦,並具有中長程場距離電波干擾的模式,結合數據傳輸鏈結太平洋美軍以及日本建構第一島鏈的電子戰鬥反制干擾系統。就長遠而言,必須發展類似美國朱姆沃爾特級(Zumwalts動力三船體設計隱形戰艦,使得我國的沱江級戰鬥艦能夠隱形之外,更具奇襲和電池軌道砲之威嚇戰力,惟其前提是必須有船舶核子動力來發電。

  就水下戰力而言,則要把類比蓄電式潛水艇,提升為新一代數位化潛艇。同時引進國外絕密不依賴空氣推進(Air-Independent Propulsion, AIP)氣閉潛艦,能將海水電解產生氫氧分離,氧氣就可以成為浮上浮下的動力,並使用水下冷發射飛彈的技術,在潛艇內發射小型載具,使得少數人員可以脫離母船進行海底偵測。今後必須加速建置六至二十四艘潛水艦艇,在未來更需發展無人潛艇。

  無人機是未來的一個重要選項更是強項,而可將此防空載具擴展為具有攻擊力的模式。長距離無人機必須發展為類似美國全球鷹(Global Hawk)的自動高空遠端監視偵察飛行器,搭配具有地獄火(Hellfire)飛彈和快速機鏈砲的二十四小時大型防空系統。中型無人機,則須強化中山科學研究院研發臺灣死神(ReaperMQ-9無人機的強度加強酬載、電子偵查、對地、海、水下載具的攻擊能力,如加裝臺灣版空對海魚叉(Harpoon)以及地獄火飛彈。紅雀微型無人機可發展反雷達波設計、隱形心神碳纖,提升為匿蹤塗裝攻擊無人直升機,漢翔航空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可做前段機體,更可以努力研發日式台版尖端直升機或高速隱形飛彈。

  以色列鐵穹(Iron Dome)或是鐵光束(Iron Beam)是陸海空都可行的飛彈與雷射並行的攻擊性防禦系統,可用在戰車、船舶或戰機不同的載具上,攻守兼備,臺灣可思考加以引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已就發展小型民用核能動力堆於發電,向聯合國和國際原子能總署聲請核可,臺灣也可思考,比方運用在商船上,也可進一步發展電磁軌道砲,安置在觀音山、西子灣和花蓮佳山。建構網軍,讓敵軍網路的承載變重變慢,而對其網路通訊予以封閉或是造成混亂。若能結合全民,利用手機建立數位化國防系統,使任何的訊息透過資訊站得以及時通知全民,也能由全民手機的即時反饋系統(Interactive Response System, IRS)進行反饋,整合成軍民共用一體的系統,那豈不就完成一個軍民共通的物聯網(The Internet of Things)。

  現代戰爭越來越依賴於科技研發能力,這些技術既可運用於軍事,其實也具有高度的商業價值。蔡英文總統注意到國防工業自主的問題,唯有國防自主,才能避免中華人民共和國利用其國際政治影響力孤立和斷絕臺灣的軍事國際合作關係,增加臺灣和國際軍事合作的籌碼,也是未來降低對外軍事採購支出的治本之道,而其中的技術開發和商業轉移,更是臺灣高科技產業轉型升級的動力。而有形戰力的提升固然重要,強化國人為自由而戰的無形精神武裝,更是全民國防的成敗關鍵。蔡英文總統要整頓臺灣的國防,要從重建國軍對國家的忠誠做起,這則應當建立在國軍對於自由和人民的堅定信念,以及國家對於軍人榮譽感的堅決維護之上。

 

 

 

民國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五時臺北晴園初稿

二十八日五時一刻於香山中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426-1室定稿

 

(余耀順為中華大學財務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曾建元為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本文原刊於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53507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