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不會再有一次「雨傘運動」?

會不會再有一次「雨傘運動」?

過去一年,遇到訪港外國的記者,很多時他們都會提出一個問題︰會不會再有一次「雨傘運動」?當然,他們認為香港社會的不滿繼續積累,年青人的憤怒相當明顯。不過作者個人的估計是近期再出現一次「雨傘運動」的機會不高。

 

2013年初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的計劃,吸引廣泛的注意;隨後「佔中三子」花了不少功夫在公民社會層面進行有效的宣傳、教育、籌款等工作。雖然實際的「雨傘運動」領導權不清,「佔中三子」的角色模糊,但事前準備工作功勞不少。現場的音響設備、物質供應等確實需要大量資金、策劃的支持。

 

當時參與「雨傘運動」的朋友,雖然對爭取2017年民主普選特首不寄厚望,但起碼有清楚的目標,要求政府重啟談判,收回人大常委「八‧三一的決定」。事實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學運領袖進行了一次對話。

 

「雨傘運動」結束,多數人認為是一場失敗的運動。作者持有不同的意見,認為從參與的人數,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與同情,對年底台灣選舉以及台灣公民社會的影響,維持非暴力抗爭的形態,以至迫使政府接受對話等方面均有一定的成績。希望日後對中國大陸有重要的示範作用。

 

上述意見是相當少數的意見。「雨傘運動」暴露了民主運動內部的矛盾,促成本土意識及有關政治組織的崛起,民主運動分裂成為不爭之事實。要再召集各種力量、組織全力投入一場群眾運動殊不容易。

 

目前中共當局和特區政府拒絕繼續進行政改的討論,民主運動對爭取政改的訴求分歧,從獨立到公投以至民主雙普選,不容易整合。手段方面更有非暴力抗爭與「勇武抗爭」的爭議,雖然2014年的「雨傘運動」本質是一場自發的群眾運動,沒有認可的指揮中心,但事前總有一段討論與協商的過程。

 

抗爭固然需要一個指揮中心,但談判更需要一個核心。沒有清楚的目標與訴求,沒有一個統一的談判團隊,難以動員廣大市民的支持,更難以向特區政府施加壓力。這就是近期難以再出現一場「雨傘運動」的基本原因。

 

如果梁振英明年連任特首,面經濟持續惡化,社會的矛盾自然會激化,年青的一代不會滿足於議會內的秩序。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可能會經常出現小規模類似今年農曆年初一的暴力抗爭。

 

這類抗爭很難有效地向特區政府施壓,反而會給予特區政府採取各類鎮壓措施的藉口。大多數市民不會支持暴力抗爭,雖然同情及接受的程度會有所提升,特別是在年青的一代,在中央政府的層面,短期內不太可能會重新啟動政改的討論。政治上的僵局難望打破。

 

當然,九月立法會選舉後本港的政治版圖會有頗大的變動。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