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一代”的人格特質 ───“文革”反思之二

“知青一代”的人格特質 ───“文革”反思之二

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革”,當時黨的系統掌握在劉少奇手中,政府系統由周恩來主政,軍隊則由林彪統率,這些黨內高級領導人對“文革”都沒有毛澤東那樣的熱情。毛要發動“文革”,不可能靠既有的系統,於是他以無人匹敵的個人魅力,號召年輕人起來“造反”,得到中國幾千萬大中學生的瘋狂擁戴,於是“紅衛兵”橫空出世。但是毛澤東很快就意識到,年輕人的熱情固然容易點燃,但是也不好控制,一不小心也會破壞他的政治意圖,於是又號召“紅衛兵”“到農村的廣闊天地”去鍛鍊,實則為流放到農村地區。不可一世的“紅衛兵“一代,頓時成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一代,史稱“知青一代”。

 

這一代人可謂命運坎坷:該接受教育的年紀他們捲入“文革”;當年激盪他們內心的“改造世界”的理想主義最終在現實面前幻滅;當他們費勁千辛萬苦回到城市的時候,因為缺乏知識和技術無法找到好工作,而家庭的負擔已經開始;當90年代的中國經濟起飛帶來致富的機會的時候,他們中的很多人已經到了快要退休的年齡。這是非常倒霉的一代,是中國政治和瘋狂歲月的犧牲品。但是,這樣的一代人,現在已經全面掌握了中國各個層次的領導權,習近平,就是其中的代表。經歷如此複雜的一代人,他們的人格特質一定有受到“文革”深刻影響的獨特之處,而他們的獨特的人格特質,也一定會深刻影響到中國的發展。對此,是值得做一點分析的。

 

 我認為,以習近平為代表的“知青一代”的在特殊歷史背景下形成的人格特質,至少有以下五點:

 

第一, 這一代人曾經充滿了理想主義的激情,但是最終也知道了,自己不過是政治的犧牲品,是被毛澤東利用的工具,這樣的幻滅是巨大的,它只可能導引到兩個方向:第一就是徹頭徹尾的現實主義,不再相信理想,不再相信美好和道德;第二就是犬儒主義,以玩世不恭的態度面對社會。

第二, 因為自己曾經在殘酷的政治鬥爭中被欺騙過,也在“文革”中見識到他們那個年齡無法想像的人性的黑暗,所以這一代人,不太可能對於人性和社會有非常正面積極的看法,他們很難再去信任政治領袖,社會,甚至他人。缺乏信任,這本來就是“文革”留給中國的遺產,知青一代就是這個遺產的繼承人;

第三, 這一代人不行經歷了“文革”,在最美好的年齡階段,他們卻失去了很多本該擁有的東西:教育,正常的青春,家庭的溫暖,美好生活的享受,等等。這樣的一代人,通常,在他們有一天重新回到社會,甚至重新掌握了權力的時候,通常會有強烈的補償心理,對權力和權力的欲望會更加旺盛,不擇手段。

第四, 知青一代出身于“紅衛兵”群體,而“紅衛兵”在勢力大張的“文革”初期,自身分解為很多不同的派系,彼此武鬥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所以這一代人有強烈的派系意識,他們拉幫結伙的基礎,就是過去“革命”的友誼,而那種青春時期的血與火的友情堅不可摧。

第五, 知青一代很多人在“文革”結束後刻苦自學,重新成為知識份子;但是大多數人由於在應當接受系統的基礎教育的年齡,沒有上學而是去參加政治運動,所以即使通過自學成才,也普遍具有知識養成上的缺陷,包括基礎薄弱,視野狹窄等等。 最後我當然必須說明,這些人格特質的總結,當然不是使用在每一個知青一代身上,畢竟龍生九子,各有不同。但是基於“文革”那樣的共同經歷,這一代人中的很多人還是可能會有一些共同的人格特質的。我還是要強調,這些人格特質,由於知青一代現在處於中國社會的中堅地位,勢必影響到中國的發展,這一點是非常值得重視的。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