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與特朗普

中美關係與特朗普

今年十一月的美國大選,特朗普與希拉里對壘已成定局。北京環球時報刊出「老敵人與不可預測的新朋友,到底哪個更好?」一文,甚至表示對特朗普更有好感;西方媒體一些評論也有反映特朗普出任總統對中國更有利的觀點。

首先要指出的是中國主流媒體一般不評論美國總統選舉哪一位候選人會對中國較為有利;外交智庫的研究員公開亦避談這類問題。他們謹守的立場是︰選舉期間候選人的言論亦不值得重視,誰當美國總統均要面對現實的國際環境。

他們經常以列根總統和克林頓總統為例。前者1980年競選時宣稱要與台灣恢復某種官方關係,結果1982年與中國政府簽署聯合公報,承諾逐步質與量方面均會削減對台的軍援。後者1992年競選時表示其中國政策會把人權問題和最惠國待遇掛鉤,結果1994年春宣佈脫鉤。

中國主流外交智庫的基本觀點是中長期而言,美國正處於「相對實力衰落」的過程中,逐漸難以承擔單極世界領導者的角色,因此總得要接受中國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的模式,相互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短期而言,鬥面子破的框架大概能夠維持。

上述環球時報文章以「老敵人」稱呼希拉里,認為她代表意識形態優先,她出任總統對中國政策會更強硬。相對而言,特朗普代表實用主義,他關注的重點是經濟領域,不會太關心人權、南海、台灣等會出現磨擦的重要議題。

西方媒體認為特朗普當選芍中國有利的理據頗為接近。它們認為特朗普奉行孤立主義,促使美國從亞太地區撇退更為明顯,讓中國坐享其成;情況有點像小布殊總統任內的全力反恐與「單邊主義」。

特朗普令人意外的支持度反映美國選民的「經濟焦慮」;他出任總統,反對自由貿易、限制移民、打擊非法移民等政策勢必在國內外引發爭議,美國社會分化會過於嚴峻,施政會更重視國內改革而較少關注外交。

特朗普雖然就外貿易差、人民幣匯率等問題大肆抨擊中國,但對墨西哥、南韓、日本等同樣不客氣。看來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與很多盟國的關係會出現倒退,反對自由貿易與孤立主義是它們擔心的議題。

特朗普對美日同盟表示有頗大保留。日本保守的《產經新聞》系統旗下的《富士晚報》五月七日刊出「特朗普當總統屬『大凶』」一文,顯示日本的擔心。特朗普要求日本承擔美國駐軍的開支;對日本就美國牛肉進口徵收38.5%關稅大表不滿。這自然是孤立主義與實用主義的立場。

國際社會對特朗普出任總統普遍有保留,美國的困難很可能減輕中國的壓力。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