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血統論到「我爸是李剛」

從血統論到「我爸是李剛」

紀念文革五十周年,不免感嘆中國民主政治文化的脆弱。中共本來是一個革命黨,以打倒國民黨的一黨獨大、貪腐濫權贏得民心奪取政權。執政十數年,到文革前夕,最高領導人毛澤東固然充滿帝王思想,中高層幹部形成特權階層,開國的黨國元老及其家屬亦有一種「打天下自然要坐天下」的心態。

早期的紅衞兵,因為父執輩受到衝擊,服膺血統論,認為「父親英雄兒好漢」。今天掌權的「太子黨」,頗多是當年的「紅衞兵」;因為家族的關係,他們的事業發展極佔優勢;他們亦擅於結交朋黨,互成奧援。

近年中共圈內人士評論習近平領導層的執政作風,往往認為他們自視繼承父輩的名位權勢為理所當然,視胡錦濤類「共青團」系統出身的平民幹部為「管家」。口頭雖偶爾提到民主、法治、人權等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但行為上絕無民主的理念。

正因為整個幹部層缺乏民主概念,偏遠地方的幹部儼如「土皇帝」,基層農民申訴冤情往往向官員下跪。這種政治文化,自然助長貪污濫權。國內社會重視關係網為人所熟知,關係網亦是以名位權勢為核心。

香港回歸以來的「大陸化」風氣越演越烈,關係網固然大行其道。血統論雖然尚不致於見諸官員的論述,但他們的行為經已潛移默化。最明顯者是政府委任的各種諮詢委員會成員。過去十多年,這些委任不但來來去去都集中於一個二三百人的權貴集團,而且不乏大富豪的第二、三代。他們後者的唯一資歷就是「我爸是李剛」或「我爺是李剛」。

到最近特首的機場行李事件,更是「我爸是李剛」的典型翻版。社會廣泛關注行李事件,就是因為市民對特權越來越橫行看不過眼;梁振英的強詞奪理,更加惹人反感。大概梁振英認為只要我到機場接機,向最高領導人「擦鞋」,就可以連任;對市民的反感,大可「橫眉冷對千夫指」。

 

兩三年前,城大一位校工有兒子大學畢業,我恭喜他;他對我說︰「我兒子找工作不寄厚望,因為我們基層市民不認識人。」我初時有點錯愕,繼而難免有點傷感。自己幼時家貧,但大學畢業時自覺前途光明,絕對沒有想到出身貧寒是一種障礙。

相信不少基層家庭目前有這位校工的想法,感到社會不但貧富越來越懸殊,而且基層家庭第二代上向社會流動機會下降,社會上關係網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子女良好教育的龐大開支不是基層家庭所能負擔。

難怪社會上的不滿逐漸積累,青年人越來越憤怒,對建制越來越不滿。不幸的是,市民見不到權貴集團有絲毫的反省。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