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有何不本土?

“六四”有何不本土?

佔中運動之後,香港本土派開始得到逐漸增加的支持,並已經初具影響力。這是我所樂見的事情,關心本土本來就是青年世代應當做的事情。但是,香港本土派以“維園晚會”的“六四”紀念活動為目標,以退出支聯會,舉辦其他“六四”紀念晚會的方式來展現與中國的切割,我是無法苟同的。原因有四:

第一,    我完全可以理解本土派對中國的絕望,對中共的仇恨,以及斷絕與中國的聯繫的心情。我認為這是北京極權政府的對港政策,以及香港社會本身的進一步發展的必然結果,正常結果。但是,要表達與中國的切割,有很多角度可以介入,有很多做法可以凸顯這樣的意志,為何一定要選擇“紀念六四”這樣的事呢?支聯會舉辦的“維園晚會”也許有改進的空間,但是把支聯會當作抵制對象,這樣的做法跟共產黨有什麼區別呢?這一點,我覺得香港本土派無法給出一個完全,清晰的論述。

第二,    如果香港的本土派不關心中國,不關心其他地區的民主發展,那麼這樣的爭取自由的行為是應當質疑的,因為,其實你們爭取的不是“自由”,而是“自己的自由”,這根本違反“自由”這個價值的普世性。歷史已經證明,狹隘的民族主義是沒有前途的,我希望香港本土力量能夠認識到,中共的一黨專制才是真正的敵人,而且不僅僅是香港的敵人,也是文明社會的敵人。這個基本事實不應否認。現在,放著這樣的敵人,不團結起來進行抵制,而用很多的精力去抵制支聯會和“六四”紀念活動,這樣的邏輯是站不住腳的。

第三,    香港應當從台灣的發展歷史中吸取一些經驗教訓。早起的台灣民族主義何台獨勢力,也是抱持著中國的民主是“他家的事”,于我無關的心態。但是,當台灣的獨立運動發展到以太陽花運動為代表的“2.0版”階段的時候,我們看到,新世代的台獨主義者,例如學生領袖林飛帆,陳為廷,都並沒有去切割中國;相反,他們都曾經積極參與台灣的“六四”紀念晚會。希望香港的本土派朋友可以做一番思考,為甚麼台灣會有這樣的轉變?

第四,    也是最後,我認為,今天香港出現的與中國民主化切割的思潮,這是歷史階段性的必然現象,我完全理解;對於港大學生會會長公開說“紀念六四沒有意義”,我雖然不同意,但也願意表示尊重。我相信,隨著香港本土力量的繼續發展,他們會找到更恰當的方式,來呈現自己的主張。同時我也寄語本土青年:只有論述更有邏輯,更有理念,才能有支持者。

紀念“六四”,它的意義不僅在於對於中國民主化的支持何關心,更是本土力量自身建設的應有之義。因為紀念“六四”活動可以給香港本土的民主發展帶來更寬廣的視野,更扎實的論述基礎。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