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訪問越南、日本

奧巴馬訪問越南、日本

奧巴馬訪問越南、日本
鄭宇碩

 

亞太地區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環節,其地位僅次於歐洲。美國的首要目標是維持其區內的影響力,特別是面對中國崛起的戰略環境,中美無可避免在區內進行競爭。

上任總統小布殊任內,因為致力反恐和陷入阿富汗與伊拉克的戰爭,對亞洲有所忽視。到奧巴馬繼任總統,明確提出「重返亞洲」的政策。雖然財政困難要削減軍費,但在「亞太再平衡」戰略底下,近年仍然不斷部署最新武器到亞太地區,例如準備在韓國設立「薩德」反導系統,明年一月最新隱形戰機F35將進駐日本岩國基地。

經濟方面,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和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係協定主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的全球貿易和投資制度框架,確保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合作不但不會被排斥,更能享有重要地位。

去年底,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談判完成;相比之下,中國全力推動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議的談判尚未取得突破。其中一項主要原因,就是日本全力支持美國,對中日韓之間的經濟合作只是虛應故事。

面對中日釣魚島之爭與南海的領土爭端,亞太地區國家紛紛加強其「對沖」政策,即是在國防上強化與美國合作而在軍事裝備上亦增加投資。這自然為美國重返亞洲增添動力。中國的外交研究人員不免慨嘆亞太地區國家經濟依賴中國,國防依賴美國。

奧巴馬在日本的盟友是安倍晉三,其自由民主黨接連在國會競選中取得勝利,政權穩固,對美國支持不成問題。越南雖然有意以美國平衡中國,但不會對美一面倒。

奧巴馬「重返亞洲」的政策可說是其任內重要的政績。不過目前總統選舉候選人差不多一致的反對自由貿易言論難免讓亞太國家擔心。奧巴馬卸任在即,亞太地區關注的是下任總統的外交政策以及美國的經濟。如果美國財政惡化,其中長期的軍事承擔將難以負荷。

中國的政策是希望與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起碼維持「鬥而不破」的局面。面對中美兩國在南海地區的頻繁軍事演習和巡邏活動,中美兩軍近年加強各種溝通熱錢,避免意外失控,引起危機。

奧巴馬總統有意為其歷史補上一筆,訪日期間將會到廣島原爆紀念遺址獻花;此舉不但有助贏得日本民心,而且可說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寫上句號,對阻止日本擁有核武器亦有一點貢獻。

越南黨政領導層剛完成換屆,外交方針不致有大變動。不過菲律賓總統大選剛結束,杜特爾特將會取代阿基諾三世;前者選舉期間表示願意與中國進行談判,看來中菲關係可能有點轉機。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