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獨的最後一里路

臺獨的最後一里路

民主進步黨即將首度全面執政,臺灣長期的朝野關係亦將主客易位。行憲以來始終掌握立法院國會多數的中國國民黨,今後除了立法院的修憲提案否決權之外,對於民進黨所反映的臺灣新國民意志,再也沒有任何法律上的機制可以完全阻擋。對於這一由天然獨架構起來的政治新形勢,臺灣獨立運動該怎麼來看待中華民國和民進黨政府,又如何走完獨立建國的最後一里路?五月六日,臺灣國辦公室舉辦了《如何走完「臺灣建國最後一里路」?》座談會,向蔡英文政府和臺灣人民直言逼問。

民進黨在〈臺灣前途決議文〉中主張,臺灣現狀為主權獨立,國號為中華民國,改變現狀需經公民投票。惟臺灣現狀至多只能稱之為事實獨立。〈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已明文界定了兩岸關係屬於國家統一前。反言之,當前國家即未統一,中華民國事實主權僅於臺灣地區實施,〈憲法〉諸多遭〈增修條文〉凍結的本文,在國家統一後,即應恢復實施於中國大陸。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臺灣主權現狀也不認其為主權獨立,該國〈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以「『臺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作為對臺灣動用武力的事由之一,該國何以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未派兵攻打臺灣,哪怕陳水扁已經喊出來了「臺灣中國,一邊一國」?原因在於他們認為臺灣現狀不是主權獨立,臺灣以中華民國名義維持國家人格存在的作法,只要未在〈憲法〉上將中華民國領土範圍界定在臺灣,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方,就根本不認為這就是臺灣獨立,兩岸也就未因此而分裂。兩岸現狀既未分裂,則就沒有對臺用兵的理由。

蔡英文宣示要以〈中華民國憲法〉現行憲政體制規範來界定兩岸關係,要維持現狀,則在法理上,就不會出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認定之兩岸主權分裂的情況。若是如此,蔡英文在總統就職演說中不回應九二共識等問題,乃至表明不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也並未構成法理上的臺獨。

如果臺灣現狀並非獨立,那麼臺灣是一個國家嗎?臺獨主義者的焦慮,正在於我們是這個國家的主人嗎?誰擁有統治臺灣的最高權力?

蔡英文是臺灣人民依照臺灣民選的國民大會制訂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選舉產生的總統,立法院全體立法委員也是臺灣人民依〈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選舉產生者,臺灣人民還擁有修憲複決和公民投票的最高權力。這些都和中國大陸無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無法干預臺灣的內政。這個以中華民國為名的國家,其所發出的護照在全球幾乎通行無阻,邦交國雖然少得可憐,也被排拒在多數國際組織之外,但世界主要大國,都和臺灣互派地位和特權比照使節的官方代表,臺灣也和世界經濟體系維持了密不可分的關係。這一個以臺灣人民為國家主權擁有者的憲政秩序,怎麼不是一個國家?

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非典型國家,或是特殊國家,又或是民進黨在〈正常國家決議文〉所稱的不正常國家。它之所以與眾不同,因為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主權聲稱重疊的問題,只要它單方面將中國大陸排除在國家主權之外,它就是一個主權與他國沒有重疊的完全法理獨立的國家。但是否因此而成為擁有完整國際法人格的國家?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願放棄它對臺灣主權的主張,它仍舊在當前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法秩序和國際關係中擁有舉足輕重、呼風喚雨的地位和實力,使世界不得不屈從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淫威而犧牲臺灣的國家利益時,臺灣就無法成為一般國家。臺灣應然作為一般國家,和臺灣實然無法成為一般國家,屬於不同範疇層次的命題,本就不應該被混為一談。臺獨主義要認識到臺灣的問題來自於國際政治現實,但不應當因此而自我否認臺灣是一個國家。

臺獨主義者當中或有基於臺灣民族主義國家立場,主張去除臺灣現行憲法秩序當中的中國符號和中國架構,但就因為臺灣現行憲法秩序當中殘存著中國符號和中國架構,就因此而否定自己的國家人格,會不會矯枉過正,從而斷送了臺灣勉力維持而有限的國際平等交往的能力?

臺獨主義者因而應當在維護現存臺灣國家人格與國家生存的現實基礎以及臺灣人民的共同目標上,對民進黨政府展開最有力的監督,要求民進黨政府在內政上,通過憲政體制改革和政策創新,使臺灣各個族群的人民得到國家最大和最公平的照顧;在對外關係上,則以智慧突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和經濟圍堵,為臺灣開展新的經濟安全戰略,也不強人所難,致力尋求國際社會為臺灣的國家安全和國際參與地位做出特殊的安排和保障。類似臺灣這種特殊國家,在國際上乃所在多有,比如科索沃、巴勒斯坦等,它們的邦交國都遠多於臺灣,在國際間也比臺灣活躍,臺灣的問題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太不文明,兩岸國力太過懸殊。

臺灣的法理獨立,可以通過制憲或修憲的程序來完成,但格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強大壓力,臺灣對於東亞區域安全與和平的責任,必須審慎以對。然臺灣宣布法理獨立實際上是一種革命行為,革命行為本無一定範式,只要臺灣人民有高度集體意志給予支持,總統代表人民,或者人民推舉的政治領袖,發表聲明,向全球宣告,也就完成了。臺灣法理獨立的目的,在實現臺灣海峽的中立化,與請求國際社會派軍協防臺灣,俾以抵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侵略。目前除了美國有〈臺灣關係法〉對臺灣有安全承諾,日本與美國有軍事同盟關係,而對臺灣有連帶責任外,聯合國和其他國家,甚至美國和日本,在法理上基於內政不干涉原則,並無過多介入干預臺海兩岸爭端的空間。當年南斯拉夫爆發種族危機時,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科索沃等國若不是宣告獨立,讓聯合國得以介入,很可能早就被塞爾維亞蹂躪一空了。殷鑑不遠,臺灣人民要有將臺灣法理獨立作為國家正當防衛手段的認識和全民國防精神武裝上的準備。

至於臺灣民族主義的建構,則應當要能包容臺灣所有族群的歷史記憶與文化感情,然這終究涉及不同個人與群體的思想和良心自由,需要一段學習相互尊重和融合的過程,切切不可躁進,而致臺灣內亂,反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萌生進軍臺灣的藉口。因此,宜在現階段,將臺灣建國定位為基於人民主權的國家正當防衛手段,建立全民和三軍對於法理獨立問題的理性判斷,這才是民進黨在以臺灣為主體的國家發展規劃和國家建設之餘,應當進一步努力建立的國家安全全民共識,而這才是臺獨發展至今,在中華民國模式的臺灣獨立因臺灣民主化而成為主流政治意識的同時,有可能爭取到全民支持的運動方向。如此一來,一旦中華人民共和國入侵,總統與政府投降,則民間自發的力量,也可以主動自我組織和展開抵抗,並且有效取得國際的軍事與政治援助,使臺灣不致輕易淪陷。這是基於現實主義的臺獨最後一里路,卻要平日就做好準備,待光榮戰役的號角響起,任何一個臺灣人民,才有可能隨時上路。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353b756d-d69c-411f-964b-d4b3d062bc04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主題: